35中文網 > 宋締 > 第一千八百六十一章軍功不夠,劫城湊

第一千八百六十一章軍功不夠,劫城湊

    宋軍的艦隊火力強大,天竺人從未見識過火炮的威力,從迷霧中出現的宋軍戰艦仿佛幽靈一般,在天竺人還未反應過來的時候便以泰山壓頂之勢毀滅了烏茶港。

    小小的堡壘四分五裂化為齏粉,而死傷者不計其數,這樣的力量不是天竺人能抗衡的。

    但這還沒有結束,宋軍的戰艦開始靠岸停泊,巨大的船艙不斷的涌出士兵,人數足有數千,披堅執銳,組成軍陣緩緩前進,一路上但凡是遇到敢于反抗的天竺人便被干凈利索的屠戮。

    對于宋軍來說,每一個人頭都是軍功,可不能隨便舍棄,至于俘虜…………水師艦隊出戰需要俘虜嗎?

    烏茶港再次變得熱鬧起來,只不過在宋軍駐扎之后才開始了熱鬧,原本烏茶港的天竺人盡數被誅后,宋軍便開始在烏茶港補充所需。

    在海上航行的時間長了,對陸地變有一種執著的“渴望”靠岸之后的宋軍開始休整,鼠三知道只有如此才能讓水師的將士們保有斗志和戰力。

    古普塔和高爾兩人已經呆滯如同石雕,互相對視一眼看到的皆是對方眼神中的震驚,幸虧自己跑的早,否則后果不堪設想,整個烏茶港只有他們兩人跑了出來。

    面對這種不可阻擋的力量,他們兩人下意識的選擇向最近的城市報訊,即便是大宋的水師,他們依舊以最快的速度逃離,太可怕了,從宋軍的戰艦出現到烏茶港的毀滅不過短短的半刻鐘時間!

    兩人跑得很快,都覺得屁股后面隨時會有宋軍沖殺過來一樣。

    ……………………

    烏茶港中,幾個大宋士兵搬過一張長案放在最為平坦的地方,王朔拎著一個箱子走了過去,用腳掃了掃地上的碎石便把凳子放好坐了上去。

    鼠三第一時間竄了過去,站在邊上伸著頭的觀瞧,而王朔瞥了他一眼慢條斯理的用懷中精美的小刀挑掉箱子上的蠟封:“將軍,何必如此焦急?”

    雖然是風輕云淡的一句話,但語氣中多有埋怨。

    鼠三瞪了他一眼:“廢話,這可是關乎咱們福建水師首次出征,若是功小勞微,如何向官家交代,如何向朝廷交代?”

    王朔頓時便怒了,指了指四周的殘垣斷壁大聲道:“您一下便命所有火炮開火,這小小的烏茶港都快被轟成齏粉了,不說軍功,單單是所費彈藥便是一項大開支,您說咱們該如何向朝廷奏報?三司能不參您一本,能不參我一本,能不參福建水師一本?!”

    鼠三摸了摸下巴:“這我倒是沒想到,大抵是能功過相抵吧?”

    王朔無奈的點了點頭:“也只能如此了。”他是希望通過鼠三的艦隊歷練自己,讓自己在朝中獲得更多的資本以更上一層樓,誰想到福建水師第一次海外出征便遇到這種尷尬的事情。

    軍功是不少,但消耗的卻更多啊!

    這鼠三總是想著最大程度的殲敵,最大程度的減少將士們的損傷,但卻忘了給朝廷省錢,最少把火炮的彈藥節省一點才是。

    王朔發現,若是想讓這次烏茶之戰獲得軍功,就必須多多搜刮此地,最少要獲得足夠的財富抵充部份消耗才是。

    他其實和鼠三一樣的緊張,希望統計軍功的同時,也能統計出宋軍的繳獲。

    士兵們不斷的收割著敵人的首級和身上的財物,并且從廢墟中搜尋有價值的東西,水師和陸軍不一樣,水師獲得的戰功都是統一上繳然后均攤的,也就是說整個水師為一體,戰功越多,每個人的戰功也就越多。

    大宋在這方面從不打折扣,趙禎知道要想保證一個軍隊的戰斗力,賞罰有度是必須的。

    半天的時間戰功和繳獲便統計的清楚,厚厚的桃木小冊被用完,鼠三從王朔漂亮的字體中看到了失望,最后結尾處的數字并不令人滿意。

    王朔點燃了油脂,從小箱中掏出蠟塊在上面輕輕一烤,在快要融化的時候按在了桃木小冊的邊上。

    瞧著伸出手的王朔,鼠三打了他的手:“先別急著用印,咱們何不在搜一搜?”

    王朔從腰間掏出印信的手頓了頓,接著環顧四周道:“都如此這般了還怎么搜?你…………是要深入腹地?”

    鼠三冷笑道:“烏茶港都大了,邊上的城池能放過嗎?”

    “沒有軍令如何敢擅自行事?若是一旦有警,后果不堪設想!”

    “都這時候還想著那些成規舊例,咱們是在千里之外的天竺,不是云南路,官家賜我臨機專斷之權,福建水師我說的算!”

    鼠三稍稍一頓又道:“你也不想想咱們若是沒有一點軍功,消息傳回去不光我臉上不好看,你這行軍司馬也不好看!”

    王朔無奈的點了點頭,確實如鼠三所說,福建水師向來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沒有人能獨善其身,若是自己從背后參上鼠三一本,非但不能把自己摘出去,還會讓自己變成眾矢之的。

    眼下除了跟著他鼠三一條路走到黑也沒有別的辦法了。

    伸手把印信放回腰間,順手抹掉桃木小冊上已經干掉的蠟印:“此次便依你,若是再有下次……”

    “再有下次我便把這指揮使的大印給你!”

    王朔無奈苦笑,算是答應下來,能用官印賭咒的也就他鼠三一人。

    在海上宋軍依靠的是巨艦大炮,戰術運用上還不是很多,但到了陸地上,宋軍幾乎可以稱王稱霸,并且熟練的不行。

    福建水師的將士們一聽說要攻城,非但沒有緊張,反而興奮起來,各艦船的陸戰虞侯紛紛整理軍備。

    “將軍,咱們把火炮拆下來幾門吧?”

    “將軍,炸藥多帶一點行不?”

    “將軍,哨馬已經放出…………”

    無數的虞侯,校尉往來與戰船和烏茶港的臨時營地,王朔發現整個水師艦隊在陸上可比在海上有條不紊的多,甚至不用鼠三親自指揮,各營便自己作者自己的事情。

    太陽剛剛到了中天,營地中便已經是炊煙渺渺,大軍整頓最重要的便是埋鍋造飯,只有吃的飽才能有力氣作戰。

    而幾匹哨馬進入營地,倆個天竺人被扔到了鼠三和王朔的面前,激起一陣灰塵…………

    
刘伯温三肖中特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