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皇天戰尊 > 第四百七十八章 強征

第四百七十八章 強征

    “這可怎么辦吶!現在是四面楚歌,一旦和玄武皇朝開戰,我們可就危險了!”

    “是啊,本來只是東面和北面開戰,現在南面也打起來了,還有西面玄武皇朝虎視眈眈,只怕四路大軍應付不來啊!”

    “如今北方戰場我們連戰連捷,何不調一部分兵力轉戰西面,若是玄武大軍當真打進來,也好應付一些。”

    “不可!北路大軍才二十萬兵力,本來就捉襟見肘,雖然如今占有優勢,但也是還未遇見血月主力的緣故,若是再抽走一些兵力,不但遠水解不了近渴,反而會拖累北方戰局,屆時我們就更加被動了。”

    “張大人言之有理,拆東墻補西墻只會讓局面更糟,依我看,西路大軍五十萬之眾加上邊關守軍,未必不能抵御玄武大軍,如今討論這些為時尚早。”

    “謝大人此言差矣,玄武大軍的強勢眾所周知,同等兵力下我軍根本不是對手,現在不拿出對敵之策,等玄武大軍真的打進來了,我們豈不是要被動挨打?”

    “王大人何故漲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玄武大軍固然強勢,我朝大軍也不是吃素的,君不見北路大軍區區二十萬便這么快收復了瀝林、泰寧兩省,黑水省亦是囊中之物,要知道血月可是有百萬大軍,難道玄武大軍還能吞了我們西路大軍不成?”

    “……”

    朝堂上,眾大臣議論紛紛,言辭激烈無比,有幾員大臣更是因為各執己見爭得面紅耳赤,就差當場動手了。

    陽皇淡淡地看著這一幕,任由群臣吵得不可開交,直到他們吵累了消停了,才開口道:“未戰先怯,乃兵家大忌,朕不希望再聽到類似的話語,若哪位卿家有退敵良策,可大膽直言。”

    群臣頓時沉默了。

    退敵良策,談何容易,先前吵得最厲害的王、謝兩位大人都閉口不言了。

    兵部尚書,陸厚松這時開口道:“皇上,四大皇朝固然有狼子野心,但各有心思,都不想與我朝魚死網破,朱雀大軍一直觀望,此時才出兵入侵,玄武大軍亦只是越界駐軍,足以說明問題,他們想牽制我方兵力,擾亂我們的軍心,所以他們不會與我們死戰,我們并非不能一戰。”

    陽皇露出一絲笑容,道:“陸愛卿,說下去。”

    “是,皇上。”陸厚松組織了下語言,緩緩道:“微臣以為,四大皇朝與我朝恩怨最深者,莫過于血月皇朝,他們的攻勢最是兇猛,決心最大,必須予以痛擊!皇上何不下一道圣旨,準許北路大軍擴充軍容,以其攻無不克,戰無不勝之氣概,以最快的速度驅逐血月大軍,平定北方,如此其余三大皇朝本就不堅定的決心進一步崩潰,只要擋住他們的攻勢,不消多久,必會退走。”

    聞言,許多大臣仿佛找到了主心骨,紛紛點頭贊同,卻見魏正賢突然出言反駁道:“皇上萬萬不可!國有國法,軍有軍規,軍制豈能隨意更改?”

    陸厚松瞥了他一眼,淡淡道:“魏大人提到國法軍規,那不知監軍一職需要皇子們擔任是哪一條國法,哪一條軍規?”

    魏正賢神色一滯,隨即一本正經道:“國家為難之際,皇子們挺身而出,是為了鍛煉他們的能力,更是為了提高將士們的士氣,連皇子都屈尊奔赴戰場,試問,將士們怎不用命報國?皇上都同意此舉,可見此法可行。”

    陸厚松冷笑一聲,淡淡道:“魏大人可真是一片赤膽忠心吶,本官提議擴充軍容也是為了盡快平定北方,化解朝廷危機,你又何故反對?再者,就算反對,也要先問問皇上的意見吧?”

    “兩位愛卿都是為國分憂,就不必再爭了。”陽皇這時開口了。

    “……是!”魏正賢冷視了陸厚松一眼,咽下到了嘴邊的話。

    “傳朕旨意。”陽皇掃視了群臣一眼,道:“第一,準許北路大軍擴充軍容,盡快平定北方,戰后恢復軍制。”

    “第二,派遣使者與玄武皇朝交涉,務必保證兩月之內,玄武大軍不開戰,這差事就交給魏愛卿,退朝之后便啟程吧。”

    魏正賢一聽臉都白了,連忙顫聲道:“啟稟皇上,微臣才疏學淺,恐怕擔不起重任。”

    陽皇淡淡道:“魏愛卿不必謙虛,朕的兒子都能為朝廷出力,魏愛卿乃國之棟梁,這點小事豈有辦不成之理?再者魏愛卿忠肝義膽人所皆知,派其他人去,朕也不放心,愛卿就別推辭了。”

    魏正賢簡直恨不得抽自己兩嘴巴子,剛才沒事多什么嘴啊,惹得皇上不高興了,還想有好日子過?

    看似對他委以重任,何嘗不是敲打?

    縱然你是國之棟梁,朕的兒子也不是你能陷害的,否則朕有的是辦法整你。

    想明白這一層,魏正賢知道自己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生無可戀地躬身道:“臣,遵旨……”

    陽皇滿意地點點頭,繼續下旨:“第三,布告天下,征召兵源,各地宗門自覺派遣百名精英前往四路大軍參軍,所有附屬王朝派兵馳援,有抗旨或怠慢者,除之!”

    話音落下,陽皇身上流露出一絲強大的氣勢,皇威浩蕩,一股睥睨天下的霸道之意布滿整個金鑾殿,朝著外面彌漫而出。

    溫和仁慈的陽皇,第二次露出了鋒利的獠牙,強勢如斯!

    ……

    轟!轟!轟!

    “沖啊!殺啊!”

    一名名士兵冒著漫天箭雨,浴血廝殺,前仆后繼地往城頭上攀去,后方投石機不斷向城頭上拋去,弓箭手在護盾手的保護下,為前方沖殺的士兵提供掩護。

    “啊!”一聲慘叫,一名士兵廝殺著終于攀上城頭,將一名敵人轟下城頭,瞬間被箭雨射成了刺猬。

    堅固的防御壁壘出現了破口,仿佛黃河決堤,一發不可收拾,越來越多的士兵攀上了城頭,在城頭上與敵軍廝殺起來,靈氣肆虐,血肉飛濺。

    由于分出兵力對抗攀上城頭的士兵,導致敵軍對城下的攻勢變弱,更多的士兵能夠攀上去,形成惡性循環,敵軍的抵御力越來越弱。

    很快,敵軍就抵擋不住士兵們瘋狂的進攻開始向城內退走,而士兵們自然是乘勝追擊,窮追不舍。

    轟咔!

    厚重的城門緩緩打開,透過城門可以看見城內激烈的廝殺場面,不停有人倒在血泊中,或是己方士兵,或是敵人。

    陽炎抽出身后的火炎劍,指向前方城池,整個人的氣質由淡然變得鋒銳,好似一柄出鞘的絕世利劍,凌厲的劍意直沖云霄。

    “殺!”陽炎冷喝一聲,可怕的殺伐之氣睥睨而出,赤焰馬如離弦之箭一般,飛奔而出。

    “殺啊!”陽炎身后無數士兵振奮起來,緊隨著他,沖向城門大開的城池,好比兇猛的狼群沖向一群瑟瑟發抖的羊群,結果根本毫無懸念。

    半個時辰之后,嶧城上血月的旗幟降下來,被燒毀,久違的天陽旗幟冉冉升起,無數渾身浴血的士兵露出燦爛的笑容,仿佛忘記了傷痛和疲憊。

    “稟報殿下,人數輕點完畢,此役殲滅敵軍兩萬余人,俘虜一萬余人,僅有三百人逃出嶧城不知所蹤,我軍戰死兩百一十三人,傷者千余人,其中三百余人重傷。”白羽走到陽炎身后,恭聲道。

    “留下三千人駐守,所有傷者皆在此列,休整一日,明日辰時開拔。”陽炎淡淡道。

    “是!”白羽應道,轉身傳達命令去了,出征以來,早已習慣如此緊致的時間安排。

    一旁的陌影問道:“殿下,我們下一個目標是哪里?”

    這一月以來,他們的行軍路線毫無規律,忽東忽西,忽南忽北,有時明明前面就是血月占領的城池,陽炎卻下令繞路,而有些不是很重要的城池,卻以重兵攻下,以至于這一路來雖然戰事不少,而且全勝,但將士們心中都是一頭霧水,完全猜不透陽炎的用意。

    “這里。”周圍只有親衛隊在,陽炎也沒有隱瞞,手指輕輕點在羊皮紙上一個標注上。

    “常州!!”眾人心神一震,脫口而出,陽炎所指的地點,寫著“常州”二字。

    常州,新藍省僅次于應城的重城,雖然沒有險要地勢,但前有達康、慶州、胥城,后有應城、郴州、藍城,都是中等城池,軍事要地,可謂常州的天然屏障,想要攻下談何容易?

    當初若非慶州、達康淪陷,常州守將不戰而逃,血月大軍也不可能那么快就占領常州,繼而占領應城,以致占領新藍省。

    “殿下,恕末將直言,第四路大軍尚未攻下應城,單憑我們的兵力,很難攻下常州。”林子瀟開口道。

    眾人紛紛點頭,要打常州,應城必須先占領,否則敵軍八方來援,別說打下常州,能否全身而退都是未知數。

    “本皇子自有打算,爾等聽令便是。”陽炎淡淡道,沒有解釋的意思。

    聞聽此言,眾人雖然依舊擔心,卻放松了許多,七皇子的能力早已無人懷疑,就像這段時間以來漫無目的地行軍,不也打了那么多場勝仗?

    也許,他有別的用意呢?
刘伯温三肖中特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