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 第五百八十三章 堅定地走好自己的人生路(10月月票100加更4)

第五百八十三章 堅定地走好自己的人生路(10月月票100加更4)

    既然池湘的人設沒問題,那么芩谷就只能從自己身上找原因。

    嗯,堅定地走自己的路吧。

    你善良你的,你單純你的,你可憐你的……反正我過好自己的人生便是。

    芩谷收回思緒,跟著劉女士進入一個布置粉粉的房間里。

    因為敏敏除了身上的傷還在恢復中,有自主呼吸,其余生命體征還算正常。

    沒有吞咽功能,需要通過胃管注射營養液。還有換藥以及日常護理,所以必須要專業護工才行。

    芩谷看看女孩,最多十七八歲的樣子,就像是睡著了一樣。

    先是檢查看對方的魂魄還在不在靈臺中,畢竟自己之前經歷過很多次的委托任務,委托者在父母眼中就只是昏迷,而實際上他們的魂魄已經進入靈魂中轉站了。

    魂魄不在,一切都沒有意義。

    芩谷探了探,松了一口氣,還在。

    不過芩谷感應到對方魂魄顯得非常萎靡,靈臺上有一層霧蒙蒙的東西,那小小的魂魄縮在上面瑟瑟發抖,自然也就隔絕了與身體和外界的聯系。

    芩谷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情況,不免有些疑惑。

    自己以前進入過很多委托者的靈臺,那樣才能控制委托者的身體。不管委托者的情況多么糟糕,但是識海中基本都是比較干凈空曠的,靈臺上空無一物。

    芩谷又檢查了一下女孩的身體,全身上下有多處粉碎性骨折,胸腔里臟器也有破損。

    不過這些都被醫術高明的醫生全部修補好了,唔,雖然比她的Ⅱ級醫術還差了那么一丟丟,不過這樣子已經堪稱鬼斧神工了。

    按照現在的勢頭,女孩身體恢復是遲早的事情。

    也就是說,女孩之所以還一直昏迷,魂魄一直無法掌控自己的身體,就是因為她靈臺上的那一層霧氣阻擋了魂魄與身體的聯系。

    可惜小Z現在沉寂中,芩谷想要商量一下都不行。

    看來只能自己慢慢摸索了。

    芩谷試著將自己的一縷靈力探入其中,就像是一塊烙鐵沒入凝固的豬油里面一樣,靈力所過之處豁開一道口子。

    芩谷的意識終于觸碰到女孩的魂魄——

    嘶——

    芩谷猛地感覺自己靈魂就像是觸碰到一塊極寒的冰塊一樣,下意識地縮了回來。

    芩谷更意外了,這還是她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

    人的靈魂怎么會那么冰冷?!

    難道是因為那些霧氣?

    思及此,芩谷開始調用更多的靈力,逐漸將周圍的霧氣驅散。

    再次意識觸碰,依舊的冰冷,但是這次芩谷有了準備,沒有退縮,而是堅定地靠近。

    女孩的魂魄漸漸有了反應,然后不由自主地朝芩谷這邊靠攏過來,再然后,芩谷意識中出現一幅幅畫面……

    …………

    池湘看著咖啡廳里相對而坐的俊男靚女,眼眶不由得紅了。

    她剛剛想去請求周先生夫婦原諒,想去照顧敏敏的,沒想到竟遇到了張越。

    他果真是去當護工了,這次竟然是去照顧敏敏。

    想著自己當時竟然從婚禮上直接被另一個男人帶走,她的確有些愧疚,可,可是……感情的事情誰又能控制的了?

    她本想跟張越說對不起,本想…可是對方根本就不理她,她真的很委屈。

    她不明白自己究竟做錯了什么,就算是那次是她做得不對,可可是他不是已經得到賠償了嗎?

    而且她已經那么低聲下氣地道歉了,還很多次去看望張家二老,他們也都原諒她了啊。為什么他就是不肯原諒她?

    曾經他是那么的疼愛她,生怕她受到丁點委屈和傷害…

    池湘覺得自己非常受傷,心里非常難過,剛剛那個肥的像豬一樣的女主管給她打電話,吼她:池湘你又死到哪里去了?你要是不想來上班就不要來了,真是的,自己一個打工妹,弄得像個公主一樣,所有人都要來就著你……

    總之對方話說的很難聽,池湘心情就更加郁悶了,不知不覺就走到曾經他第一次帶她來的咖啡館外面。

    正好就看到了這兩人。

    池湘就那么巴巴地站在落地玻璃窗外面,無比落寞地看著里面的人。

    ——原來他果真是早就有未婚妻了啊,他們郎才女貌,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他們才是那么般配的一對,反觀自己就是一個丑小鴨啊。

    池湘無比苦澀地想到:虧得當時竟然還奮不顧身逃婚,現在想想真是可笑至極。

    一想到逃婚的事情,她腦海中又不由得浮現出趙越的身影。

    要是他一直都像以前對她那么好的話該有多好,要是自己當時沒有腦袋發熱跟著他跑的話,是不是現在結局又不一樣了?

    就在一個星期前,坐在萬鈞冉對面的那個女子把她約出來,把自己已經和萬鈞冉之間訂婚以及他們準備結婚的事情全部都告訴她了,同時還給了她二十萬,讓她不要再在萬鈞冉身邊晃悠。

    池湘說他們之間是真愛,她不是為了他的錢,她愛的只是那個人而已。于是將對方給的支票當著面撕了。

    那女子就冷笑地看著她,說“隨便你”。

    沒錯,池湘一直都堅信萬鈞冉是愛她的,沒有人能分開他們。

    可是現在看到他竟然和另一個女人在那里有說有笑地喝咖啡,還在曾經他們坐過位置上,她發現自己的心是那么的痛。

    曾經那么深愛,如同飛蛾撲火一樣不顧一切地奔向他。以為只要有真愛就可以了,就可以戰勝一切。

    可是現實狠狠打了她耳光,所有一切就是一個笑話啊。

    池湘就趴在玻璃上站了許久,總以為他回頭就能發現她……可是并沒有。

    大概是她站的太久了,里面的侍應生都看不過去了,便走過去問她需要什么,她一邊慌亂地擦著眼淚一邊說不用……

    這里的騷動終于引起萬鈞冉的注意,他看向外面,正好看到池湘擦著眼淚無比狼狽并急匆匆離開的樣子。

    他連忙一邊叫著“小湘”,連忙站起身就沖了出去。

    任憑后面的李若琪如何叫喊,頭也不回地跑了,朝池湘追了過去。

    李若琪看著兩人在外面抓抓扯扯,最后抱在一起的場景,放在桌子上的手都在顫抖,眼睛更是想要冒出火來一樣。

    
刘伯温三肖中特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