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師尊又死哪兒去了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妻妹

第二百七十九章 妻妹

    “笑什么笑。有本事你烤啊!”帝清歡怒瞪著秦淮。

    秦淮瞥了一眼,笑意收斂,冷冷道“想吃就自己烤,還想激我?別做夢了。”

    聞言,帝清歡恨得咬牙切齒,又偏偏拿秦淮別無辦法。

    默默的又拿出一塊烤肉,此次小心翼翼的烤著,是不是翻滾幾下,倒也沒有讓肉烤焦,但覺得算不上美味,甚至有些難以下咽。

    因為沒有調料,沒有腌制過,肉質再怎么肥美,此時也是干澀粗糙得很。

    帝清歡還是將它咽了下去,稍微墊了一下肚子后,卻怎么也不肯吃了。

    “秦淮,你想留我到什么時候?我真不知道姐姐在哪里。”

    “呵呵,你自己決定吧。”

    說完這句話,秦淮又再次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帝清歡微微蹙眉,總覺得剛才那一句有其他的含義。

    帝清歡看著再次緊閉的房門,臉色更加不好了。

    將寒鳳抱在懷中,隨便拿出幾件衣服鋪在地上,就這么躺了下去,微風吹過帶著湖面的冰冷,凍得她蜷縮在一起,好不可憐。

    半夜時分,一道黑色的身影走出,腳步很輕,沒有發出一點聲音,站在一人一鳥面前,看著那相依相偎的模樣,表情有幾分扭曲。

    看那凍得瑟瑟發抖的模樣,終究面色鐵青的褪下了自己衣衫,蓋在了女子的身上。

    許是溫暖了起來,女子發出滿足的喟嘆聲。

    第二日清晨,帝清歡是被吵醒的。啾啾啾的鳥鳴聲在耳畔不厭其煩的響起,吵得她完全無法在睡。

    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就看到一個放大的鳥臉,如果不是那淡藍色的眸子,估計一巴掌就將這丑鳥打飛了。

    “啾啾啾。”

    寒鳳看著帝清歡睜開眼睛后,正叫得歡快了,在那里蹦蹦跳跳。

    “過來。”冷冽的聲音將帝清歡最后的一絲瞌睡驚沒了。

    寒鳳蹦蹦跳跳的跳到桌子上,等著秦淮喂食。

    帝清歡也是腦袋清醒了,環視一周后,并沒有發現什么異樣,慢慢的站起身子,瞥了那一人一鳥一眼。

    “我也餓了。”嬌哼道。

    聽聞這滿是撒嬌柔弱的聲音,秦淮的嘴角一抽,表情有些扭曲,耳尖竟是莫名其妙的紅了。

    “秦淮,我也餓了。”帝清歡蹙眉,故作一副柔弱嬌媚的模樣,襯著那微紅的眸子,確實好不可憐。

    秦淮這小子最討厭這副矯揉造作的模樣,她越這樣做,指不定哪天實在看不過眼,將她丟出結界外了。

    秦淮輕咳一聲,目光灼灼的看著面前嬌媚無雙的女子,那一顰一笑確實無限誘惑,怪不得引得魔族那么多的男人癡迷。

    突然想起那個侍夫……

    看到臉色一變再變的秦淮,帝清歡還以為自己的法子奏效了,眼神一轉,上前一步,拉著秦淮的袖子撒嬌道“秦淮,我的肚子好餓啊。”

    說著說著,就裝作站立不穩往秦淮懷中撲去。

    她現在是他的‘妻妹’,這樣子定會引得他更加嫌棄厭惡。

    可偏偏,出乎意料之外了……

    帝清歡穩穩的落到了秦淮的懷中,冷冽的寒香帶著男子特有的炙熱濃厚氣息將她籠罩,她如今的身軀嬌小憐人,在秦淮高大健壯的體格下,更是孱弱憐愛。

    帝清歡看著緊緊握在腰上的大手,簡直驚呆了,雙眼睜得老大。

    不待她開口,秦淮依舊松開了,將她放在一旁的椅子上,沉聲道“自己小心些。”

    “你,你……”帝清歡指著秦淮說不出話來。

    秦淮眼底閃過笑意,語氣淡漠道“你是師尊的妹妹,你在我這里受傷,豈不是想讓師尊更加怪罪我。重暖,別打歪主意。”

    帝清歡松了一口氣。以為她是打壞主意也好,剛才她差點以為秦淮看出她的身份了。

    “哼。那我餓了,你可不能虐待我。”語氣極其驕橫野蠻。

    秦淮瞥了一眼后,又拿出神果子喂寒鳳,直到寒鳳吃飽后饜足的瞇起眼睛,才冷冷道“等著。”

    說完,秦淮便進了樹林,不一會兒的功夫,一道極強的劍芒閃過,緊接著慘叫聲響起,很快,男子便拖著一頭巨大的魔獸走了出來。

    與昨日帝清歡殺的那頭很是相像,不過更加的年輕肥美。

    熟練的剝皮剔骨,一會兒功夫,魔獸中最好的肉便已經擺放在桌子上,而邊角肉則是被湮滅成灰,半點沒有污染這里鵝環境。

    “吃魚不?”

    帝清歡還沒有反應過來,愣愣的點了點頭。

    下一秒就看到秦淮手中的樹枝飛向湖中,幾下功夫,一條銀魚便已經困在半空中,秦淮徑直取過,很快便將銀魚收拾整理干凈。

    “蒸還是煮?”

    帝清歡條件反射道“煮。”

    秦淮二話沒說,直接搭了一個鍋,不一會兒的功夫淡淡的魚香味便已經傳出,趁著煮魚的時候,還慢慢的烤起了肉。

    直到香味撲鼻的烤肉與銀魚湯放在她的面前,帝清歡都還有些沒有反應過來,愣愣的看著……

    秦淮看著一直沒有動手的女子,眉頭微微蹙起。

    “怎么?不合少主的胃口?可惜我這里只有這些東西,少主想吃山珍海味,還是得我師尊歸來。”

    聽著冰冷嘲諷的聲音,帝清歡猛地抬起頭,緊緊的盯著秦淮,似是想將他看穿。

    秦淮冷冷道“重暖,別得寸進尺!你能吃到師尊最愛吃的,是你的福氣!”

    聲音透著一股凜冽的殺意。

    帝清歡看著那毫不掩飾的殺意厭惡,這才滿意的收回目光,看來是她多想了。

    扁扁嘴,嘟啷著嘴巴嬌哼道“知道了,兇什么兇嘛。”

    秦淮的表情又是一變,雙拳緊握,深吸一口氣,才堪堪收回目光。

    新鮮出爐的美味,是最好吃的。泛著淡淡的甜味,簡直甜進了心坎。看著時不時飄落下來的合歡花,看著碧玉藍天,看著寧靜的湖面,再看看身后一模一樣的茅草屋,仿佛又回到了古劍派。

    那時候在后山禁地時,與秦淮還有……饕餮。

    帝清歡闔上眼眸,不愿多想。可腦袋中還是忍不住亂想,她想知道秦淮與饕餮之間到底發生了什么,想知道為什么秦淮認出了饕餮,為什么饕餮沒有失憶。

    還有最想知道,秦淮與天道之間到底存在什么關系……

    
刘伯温三肖中特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