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親愛的盛醫生 > 第162章 金主是誰

第162章 金主是誰

    “好吧,我看看劇本,這兩部劇哪一個的拍攝地點離G市近?”

    “當然是時裝劇,不過你適合古裝劇,上次拍的雜志銷售的很好,可以說是你目前唯一一個沒有虧本的工作。”

    也是因為那本雜志,他讓人推薦夏心澄的時候才會得到青睞。

    沒虧本這句話對夏心澄是有影響的,如果一直是楚煜貼錢扶持她,盛瑾天一定會讓她別做了回去安心備考。

    “很遠嗎?”

    “這次取景影視基地有一部分,還有在景區,主要是這兩個地方。”

    “如果能拍,女二的戲份要拍多久?”

    楚煜想了想:“兩個月左右。”

    “我想想。”

    “你劍術好,形象也很符合人物,古裝劇的導演挺有經驗的,待會把資料給你,也可以和那誰商量一下。”

    夏心澄挑眉看他:“你知道?”

    “不知道。”楚煜攤手道。

    “哦,何主任和你說的?”

    “老何知道?”

    “啊?”

    夏心澄覺得自己怎么被套話了?楚煜很是高興,何珞彬知道那就好辦了。

    安安理解為“那誰”是指的夏心澄背后的金主,楚煜能夠這么上心,一定是因為利益關系,她跟了他這么多年,知道他不是個靠感情工作的人。

    “電視劇現在還在招募演員,進組時間應該要到十月底十一月初,他們有秋景要拍,所以你還有一個多月的調整時間。”

    “這么說來,我是被內定了?”

    楚煜愣了一下:“你哪次不是內定的?”

    “欸?我原來一直是走后門的啊!”

    楚煜無奈的笑了笑:“倒也不算后門。”

    夏心澄的身份太特別,一來是自己的師妹,上面還有個師父在,二來,她背后的人太難纏,這段時間工作包括電視劇的播出都很順暢,他沒有收到任何威脅的短信,看來這位金主還算滿意。

    要不然,他哪里會這么費心?

    這不叫后門,叫他家大門常打開,歡迎夏心澄隨時來。

    “這一個月,我都是休息嗎?還是說,你又幫我內定了一些工作?”

    “你要不要試試自己爭取?”楚煜突發奇想,讓她吃點苦,也算是能感受到他的不容易。

    “好啊。”

    楚煜看向安安:“把最近的一些工作消息發給她,如果她感興趣,你帶她去試鏡。”

    安安篩選過得工作都不錯,加上之前也帶過她,對夏心澄的習慣有所了解,至于能不能上,就看她自己了。

    工作規劃會開完后,夏心澄離開,其他幾人都湊到安安身邊。

    “安姐,這夏心澄是我們公司要捧的新人?”

    安安想了想:“不清楚,都是楚總安排的。”

    “你都不知道!”

    安安叮囑幾人:“心澄的事,不要多討論,踏實做事,這也是你們的機會,她人很好。”

    “謝謝安姐!”

    在公司工作,跟一個好藝人,對于他們來說才會更有前途,既然安安都說夏心澄人好,又是楚煜親自帶,這下子,大家都有的搶了。

    夏心澄剛走,楚煜到自己辦公室,撥通了電話。

    “老何啊,今天有手術嗎?”

    何珞彬查完房把文件夾放在辦公桌上,笑著回他:“老楚啊,今天剛好沒手術,你這是要請我吃飯的意思?”

    “果然心有靈犀啊,位置你選,請你吃飯。”

    何珞彬愣了一下,楚煜是很大方,但也不至于沒事就請他吃飯,況且前幾天周末兩人還聚了聚。

    “你心臟不舒服?”

    “嗯,確實有心病需要你治療,來了再說。”

    兩人晚上約在一家韓式烤肉店,何珞彬穿了件棕黃色的牛仔布外套,帶著眼睛走了,楚煜已經在包間等著了。

    坐下后,他拿起旁邊的一次性圍裙穿好,毫不客氣的點了所有的肉類。

    “你吃得了嗎?”楚煜略微有些嫌棄。

    “吃不了打包啊。”

    “何大少爺什么時候如此拮據了?”楚煜拿出提前買好的進口啤酒給他,何珞彬只喝德國的啤酒,他不喜歡喝啤酒,點了一份鮮榨果汁。

    “每個月總有那么幾天。”何珞彬嘆了口氣,“看上了一款手表,要省著點。”

    “呵,你上次戴的手表就不便宜,瑞士原裝訂制款,我都沒舍得買。”

    “那是朋友送的。”

    “送的?哪位朋友,介紹我認識一下。”

    何珞彬搖了搖頭,夏心澄在巴黎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不過是從何珞彬這里了解的,他可以想象盛瑾天是有多么生氣,至于為什么沒有針對楚煜做點什么報復動作,多半是善良的夏同學阻止了。

    所以啊,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自從夏同學當了盛瑾天女朋友后,他的性情柔和不少。

    “他不是個好相處的。”

    楚煜沒有追問,不一會兒肉都端了上來,何珞彬熟練的開始烤肉。

    “給你換了個牌子的啤酒,嘗嘗味道如何。”楚煜端著果汁敬他。

    何珞彬看了眼:“你這幾天也不方便?”

    “我待會還要開個會。”

    “那楚總對我真是好,百忙之中還要請我吃飯。”何珞彬喝了一口,“說吧,什么事讓你這么大費周章。”

    楚煜笑了笑,緩緩開口:“夏心澄的男朋友,是誰?”

    何珞彬聽后,迅速夾起五片烤肉直接塞進嘴里,含含糊糊的說了幾個字。

    “誰?”楚煜皺眉,很費勁的聽著。

    何珞彬一邊嚼,一邊開大火,又有四片培根烤好,他再次夾起,迅速塞進嘴里,含含糊糊的又說了幾個字。

    楚煜識破了他的意圖,直接用鐵架掃貨般把烤架上的肉全部夾到自己的碗里。

    “說吧,是誰?”

    何珞彬嚼完后,喝了口啤酒,隨后推了推眼鏡:“是個人。”

    “廢話!”

    “是個男人。”

    “C,你少來這套!”

    “你問這個干嘛?”他又開始烤香腸。

    “夏心澄現在是我的藝人,當然要了解她的生活情況。”

    夏心澄拍戲的事情他也是看電視知道的,一開始還有些不敢相信,以盛瑾天的個性,只怕想把夏心澄藏起來誰都不可以看,怎么會答應讓她拍戲?

    “你問她自己啊。”

    楚煜喝了口果汁:“看來是個說不得的金主。”

    
刘伯温三肖中特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