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最強人皇之路 > 第294章 敵人
    如果你看到一群機甲,在你面前忽然集體說“對不起,我是內奸”,然后一起壯烈了,你一定會瘋癲的。

    西帝國常規部隊16番10營的營長昌列寺就是這樣。在他的眼中,這已經不是什么戰斗了,這幾乎可以用恐怖襲擊來形容。戰斗,要多了多么慘烈的程度,才會使用這種自殺式的襲擊啊!

    “轟隆!”

    剛剛進入序列,還不等進行相關的檢查,就直接自爆了,為四周百米之內,都在爆炸的輻射范圍內。

    “高、爆、炸、彈!”昌列寺咬牙切齒、一字一頓的說道。只有高爆炸彈才會有這種威力,但是在里面的機師,也會徹底的尸骨無存。

    “通知,全營上下,警備!”作為一個營長,雖然有限于他的年紀,經驗要比那些同級的同僚少一些,但是優等生的昌列寺也知道,這種慘烈的自殺式襲擊,是無法真正給一支接受過嚴謹訓練部隊給予實質性的傷害的。

    他們要的不是傷亡,而是恐慌!

    果然,就在他剛剛下達命令的時候,無論是車載雷達,還是機甲上自帶的雷達系統,統統都顯示近距離存在著大規模的敵人,正在向自己這個方向快速靠近,預計1分鐘之后就達到了。

    昌列寺眼中終于出現了一絲不常見的恐慌,嘴中輕聲的喃喃道:“不可能,除了空軍部隊,其他不可能存在這么快行軍速度的!”離自己方面最近的敵方部隊,不都是陸軍嗎,如果是那支機甲部隊的話……一想到之前那支打垮了阻擊部隊的東帝國部隊,昌列寺心中有了一個大體的想法。

    “看來是那只奇葩的部隊!”昌列寺想到。但是他怎么也想不通,對方是怎么無聲無息摸到離自己這么近的地方,而且為什么會瘋狂到犧牲了這么多機甲和機師來自爆。

    但是既然知道了敵人正是自己要擊殺的對象,昌列寺從最初敵人不按常理出牌的進攻中清醒了過來。

    “機甲分散在外圍阻擊,陸戰坦克在后作為主要火力輸出。”

    在昌列寺學習到的知識來看,每一個兵種都不是萬能的,他們,有各自的優點和長處,同時不可避免的有他們從一開始出現就存在的短促,為將者,只有揚長避短,才能夠把勝算提到最高。

    “就讓我,來會會你們吧!”自信充滿了他的臉龐。

    ……

    “‘下流氓’,干得好!”李東十分大排的點了點頭,如同頒獎的領導一般。

    而身為智能機器人的“小流氓”也非常的狗腿,賤笑,是的,真的是很下賤的笑道:“老大,這都是您教育的好。”

    原來,15營之所以能夠摸到離西帝國軍隊這么近的原因,是因基于李東之前做偵察兵時候的經驗。他發現,只要官兵機甲的雷達搜索設備,被對方雷達同樣搜索到的概率,將會大大的降低。他們就是在主動關閉了所有雷達的情況下,如同一大堆移動金屬山一樣,幾乎是強無聲息的就靠近了西帝國的軍隊。

    如果,其他部隊,使用這個方法,其實是十分危險的。因為,雷達就像是一個部隊的眼睛一樣,主動的關閉了雷達,就等于為了不被對方發現,自己動手刺瞎了自己的眼睛,這無異于掩耳盜鈴的升級版。

    但是對于擁有一臺智能機器人“小流氓”幫助的李東來說,這些根本不是問題。利用“小流氓”控制的西帝國的機甲作為前面探路的正常機甲,這樣既不會讓對方的雷達發現,也不會迷失了方向。雷達接收的是電子脈沖信號,例如敵方雷達發射出來的電子信號,又或者是對方機甲之間的語音數據包,機甲指揮存在的信號,都會像是腥臭味一樣,把雷達這條電子狗吸引過來。

    但是“小流氓”對于自己能夠控制的機甲,就像是人類自己對于自身的手臂一樣,沒有這么多的道道。人類不需要憑借X光就能夠感受到“手”的存在,而“小流氓”不需要那些平常的信號就能夠感受到那些自己能夠控制的機甲的存在。

    而那些西帝國的機甲自爆,則是為了不使用雷達的李東部隊指引西帝國部隊的方向最好的坐標,爆炸聲一響,就能夠清楚的知道,對方那些西帝國軍隊的具體位置了。

    這就是李東這一次的戰術,一個偵察兵的經驗,在這時候起了最大的作用。

    “可惜了我一眾的徒子徒孫啊!”“小流氓”為此還惺惺作態,試圖流下鱷魚的眼淚,可惜,他不是一個由碳氫氧組成的有機生物,所以,要做出這個動作,還是有一定的難度的。

    一分鐘之后,李東的特殊機甲營15營,在一個平原上,終于和昌列寺所率領的西帝國常規部隊16番10營碰面了。

    一看對方這類似于布陣的安排,李東就知道這一次的仗,可能不會如同上一場那樣輕松了:讓動作靈活的機甲在外圍當做肉盾,而那些機甲的克星,陸戰坦克部隊,就在后面示意的輸出。這種,在當年凱撒和他敘述的戰略戰術中,是對于機甲較多的情況下,最常用,也是最有效的配備。

    最常用的,往往是最有效的。正因為有效,才會被人一再拿出來用,都不膩煩。

    “各單位注意了,各單位注意了!”李東通過公共通訊頻道通知所在的機甲部隊,“這一次,我們要和西帝國的娘娘腔,玩一些其他姿勢了。”

    “陳有方,你帶兩個連,在對方兩翼的位置準備利用奔襲戰陣。記住,不求有功,但求無過,我的要求只有一個,你們他娘的就給老子死命的往前沖,不要管路上有什么,反復在他們的軍中奔襲,沖亂他們的陣型,才是勝利的關鍵。”

    (陳哥陳有方狂點頭,拼命拍胸脯保證,一定完成好淫長布置下來的任務,否則讓他老陳家生兒子沒***。)

    “沙希布萊,你帶另外兩個營,圓球戰陣。記住,你的目標,是盡可能的殺傷對方的有生力量,不求你有多快,只要能摧毀他們,你就是慢的像一只烏龜老子都隨你便。”

    (沙希布萊也沒有理會這個雷克雅營長不恰當的比喻,只是翻了翻白眼,清醒總算營長大人沒有在眾人都能夠聽到的公共頻道中,叫出他“傻兮兮”的綽號,不然……沙希布萊還真不好有什么過激的舉動,總不可能暫時不打仗,先把這個白癡的營長揍一頓吧?)

    “雷柏德,半臉,還有剩下一個營的兄弟們,都跟在我的后面,用錐形戰陣,和他娘的正面對決一次!”李東把嘴里面的煙狠狠的吸了一口,臉上是猥瑣的笑容,“至于詐尸這種事情,你們懂的,每個人不要在地上躺太久,不然等老子有命回去,一定讓那些偷懶的家伙和尸體關禁閉!”

    話說到這里,李東也懶得說什么那種夾雜不清的戰前動員,只是最后說了一句:“媽的,誰他媽這次能擊殺機甲術超過我,我就給你們弄一套女兵營菲洛中校熟女出浴的高清無碼照片!”

    這話,無異于空投了一噸以上的劣質春藥啊,菲洛中校露點的照片,在第一軍,甚至是其他的軍中的黑市上,都是被炒到了天價的寶貝,而且還是有價無市的稀罕物(雖然長澤醫生露出事業線的職業裝,也很有市場,但是鑒于長澤就在后方和“小流氓”坐在同一臺機甲中,李東的臉皮還沒有厚到這種程度)。

    “為了菲洛中將!”

    “菲洛,我愛你!”

    “高清無碼什么的最有愛了!”

    “淫長,你果然是人才啊!崇拜!”

    “誰也不要和我搶中校的正面照裸照!”

    “……”

    一瞬間,公共頻道中,統統都是含唾液淀粉酶很高的吼叫聲,只見眾牲口嗷嗷的直叫,那面對西帝國沖鋒的架勢,那哪里是在打仗啊,簡直就是把對方當成了殺父仇人一般還不夠,估計還要惦記著對方家里的女性成員。

    李東看到眼前的情景,滿意的點點頭,笑:“帶著一群禽獸,這感覺,就一個字,爽!”

    ……

    這一次,是李東機甲戰陣第一次出現在人類的戰場上,之前,從來沒有人想過,機甲之前的戰爭,除了一大批和另外一大批之間的亂戰之外,還能夠這么進行。

    機戰,還可以這么打。

    陳有方帶領的兩個連的機甲部隊,如同亂民一樣,直接把西帝國的軍隊,當成了菜市場,肆意踐踏。他們利用全速啟動之后如同閃電一樣的速度,一個擦肩的功夫,就超越了原本來攔截的西帝國方面的機甲部隊,而因為速度沒有提上來的后者,根本就追不上前者。一枚枚的炮彈,在陳有方帶領的機甲部隊附近炸開,但是因為東帝國方面機甲如同鬼魅一般的走位,讓絕大部分的炮彈都落空了,偶爾有機甲在炮彈的威力范圍之內,也不會造成過大的傷亡。

    “切,我們可是被那個惡魔的營長操(練)到吐了又吐,怎么可能這么輕松被你們打到呢!”陳有方一眾人不屑的說道,在他們的眼中,西帝國那些陸戰坦克的炮彈,簡直就是小孩子扔出來的沙包,速度也忒慢了一點。

    陳有方不禁回憶起了他們的訓練,淫長雷克雅,加上一個長澤醫生,兩個人端著槍,對著他們一班的大活人抬手就射,以此來訓練他們人體的反射神經。這他娘的可是真槍啊!對于學過軍事化趨避的軍人來說,最慘的不是被一個有經驗的槍手(李東)粘著屁股射殺,因為他們知道營長再狠,也不會真的要了他們的命,但是長澤醫生就不同了!一個一開始端槍都不會的菜鳥,居然閉著眼睛開槍,沒看到營長都離她遠遠的嘛!這種射擊,可是最要了人命的。

    到了后來,大伙兒終于適應了人體的反應,就開始了真正機甲的躲避,而射擊人員,也從營長和長澤醫生,變成了被叫做“傻兮兮”的沙希布萊和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小流氓”。“傻兮兮”就是一冰棍,不講情面,而“小流氓”則是最刁鉆的,到現在,有人還因為夢到這些記憶而吐出來呢!

    想到這里,陳有方這種傻大膽也渾身一抖,一身雞皮疙瘩,通過屏幕看到身后被沖散的敵方陣型,又胸口火熱,興奮起來了。

    終于輪到爺來虐別人了,這感覺,太爽了!陳有方在內的兩個沖散戰陣的機師,都忍不住舔了一舔嘴唇,臉孔都有些扭曲了。

    他們并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被這位有時如猥瑣流氓,有時如邪惡魔頭的營長,訓練的有輕微自虐和虐待傾向。

    流氓不可怕,一群變態的流氓,對于他們的敵人來說,就是大麻煩了。

    
刘伯温三肖中特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