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都市之天降仙緣 > 正文 0019 情勢危急

正文 0019 情勢危急

    華仙兒立刻一個后跳,輕輕跳回了眾人身邊。

    一邊警戒一邊嬌喝道:“哼!妖魔有種你別跑!”

    而兩青年男子也是立刻背靠背而立,四處打量小心提防!

    朱絕這才有機會拍拍懷里淚眼婆娑的魏紫煙問道:“丫頭,別怕,有師傅在呢,告訴我這是怎么了?”

    魏紫煙抬起已經被淚水沖刷出了兩條白線的漆黑小臉著急道:“師傅,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媽?!?br />
    朱絕心里一緊忙問:“你媽怎么了?”

    “我媽被那個可怕的像怪物一樣的壞家伙抓去了,師傅,你一定要救救她?!?br />
    “別慌,告訴我具體是怎么回事?”朱絕又輕輕拍了拍魏紫煙的玉背。

    魏紫煙也逐漸冷靜下來快速的敘述道:“我一回家就發現我媽暈倒在了地下,而一個陌生男人就站在了旁邊,一見到我就變成了那個恐怖的樣子向我撲來!幸好被師傅你送我的護身玉符擋住了。我當時好害怕,但是看到我媽還躺在了地下,一急就沖了過去,想要把我媽給搶回來??墒?,可是我媽卻不知道怎么的一下子就不見了,不知道被那恐怖怪物藏到哪里去了?而那恐怖怪物也似乎突然很生氣,發狂的非要讓我把給我玉符的人找來!我就乘機報了警!”魏紫煙說道這停了下,偷偷看了眼朱絕低下頭又小聲道:“師傅別怪我沒打電話給你好嗎,我可不是小看你,只是怕你有危險?!?br />
    朱絕無奈尷尬的摸摸鼻子微笑道:“你做的很對,有些事還是要他們這些專業人員來做的!然后呢?”

    偷偷瞟了一眼旁邊一臉警惕的華仙兒手持寶劍的身影,魏紫煙一怔似乎想到了什么,于是鼓起了勇氣,放開了緊抱著朱絕的小手,抹了把眼淚站直了身體,板著小臉認真的說道:“我打完了電話后就想跑出去,誰知道被突然冒出的一層黑霧擋住了,怎么也沖不出去!那個妖魔也總是想要抓住我,幸好被師傅你給我的玉符一直擋住了?!?br />
    魏紫煙看了眼兩個年輕男子小聲說道:“然后他們就沖了進來,一進來就對著那只恐怖怪物是連連開槍。好像期間還用了什么符箓一樣的東西,似乎是也用過什么法術,只不過好像對那個怪物沒什么用處!”

    雖然魏紫煙已經說的很小聲,但顯然兩個年輕男子還是聽到了不由得相互尷尬的一個對視。

    魏紫煙又看了眼華仙兒繼續說道:“就在他兩也快要支持不住的時候,這位小姐姐就沖了進來!”

    “后面我來說吧?!?br />
    華仙兒一邊將幾條從黑霧中偷襲的觸手砍斷一邊頭也不回的說道:“我進來后就發現,這里根本就是個陷阱,外面一圈迷魂黑霧只是障眼法,這里被人設置了一個邪陣,能進不能出。那個怪物應該是一個被邪魔感染了的修真者??梢詮倪@個邪陣里源源不停的吸取周圍聚集過來的欲望之力!如果不破壞這個邪陣的話基本上是殺不死這個妖魔的。剛才我已經試著用我身上威力最大的爆裂火符炸了一次,可惜還是差了點,沒能破開這個邪陣。就是爆裂火符太貴了,我也只是帶了一張,不然早就讓這個妖魔好看了?!?br />
    華仙兒轉頭又削斷了幾條偷襲的觸手看了朱絕一眼說道:“你既然進來了,那么只好希望你能有點作用了。那妖魔的手段絕不止這點,如果不快點想辦法的話,估計我們是很難等到后援的了?!?br />
    朱絕心里大驚隨后卻又很快冷靜下來,知道此時慌亂也是無用,而是開始思考自己能做些什么。

    “嘎嘎嘎~~~~~原來你就是那個屢次破壞我好事的人,嘎嘎嘎~~~~~~~~這個陷阱就是為你準備的,嘎嘎嘎~~~~~~你終于自投羅網了,嘎嘎嘎~~~~~而且你們很快就要撐不住了,嘎嘎嘎~~~~~~~~~到時候我一定要吸干你的血,吃了你的肉,嘎嘎嘎嘎~~~~~~~~~~”忽然從四面黑霧中忽左忽右的又傳來了詭異男子的怪笑聲!

    朱絕聽了后還沒來的急表示什么,就聽見華仙兒急喝:“不好,我們的靈力正在急劇減少,這個邪陣正在吸收抽取我們的靈力!這難道才是這個邪陣的真正威力???”

    朱絕也是一驚,仔細感應下卻發現自身沒有任何問題???

    在定神仔細觀察了下四周,卻發現除了自己以外的所有人的靈力都正被黑霧吸引著向地面而去!

    那早已消耗很大的兩個年輕男子更是已經站立不穩起來。

    此時的華仙兒也已開始額頭見汗,體內靈力急速減少,估計也不會堅持的太久。

    反到是魏紫煙身體上的靈力遺失緩慢,幾無影響,而此時正不明所以的四處張望!

    為何自己和魏紫煙沒事?難道是我和她都比較特殊?

    可惜朱絕已經沒空考慮這些了。

    因為更糟糕的是,偶爾出現自動抵擋觸手攻擊的靈氣盾也受到了影響,可以感覺到玉符內的靈力以極快的速度在減少著!

    雖然不明白自己為什么一點事也沒,而魏紫煙抗性也很高,但是此時已是危險至極。

    朱絕努力冷靜的思考:該怎么辦,該怎么辦!要快,要快??!.........

    噗通,噗通,心臟劇烈的跳動著.....

    朱絕感覺自己的心臟都快要跳出身體了。

    此時忽然對面的黑霧中一個金發女子的身影緩緩的露了出來!

    “媽!”魏紫煙立刻一聲驚呼,同時也阻止了看見異常正要奮力一擊的華仙兒。

    朱絕這時也看清楚了,原來是一位昏迷的身穿藍色OL裝的金發外國知性美女,如果不是魏紫煙叫了一聲媽,實在讓朱絕很難相信這看起來最多只有30歲的成熟知性漂亮女人會有一個這么大的女兒!

    而此時昏迷的金發女子正被無數條黑煙組成的觸手五花大綁的綁在了半空中。

    隨后那詭異男子的頭顱也變成了煙霧骷髏頭的形式,浮現在了金發女子身后。

    兩個年輕男子見到立刻向那煙霧頭顱連開數槍,但是除了擊起一團團黑煙外就在無作用,自己卻反而先支持不住在開槍過后就委頓在地。

    華仙兒一見立刻后退了一步護住了他們倒下的身體。

    不過從華仙兒微微顫抖的步伐來看,估計也快要不行了!

    “嘎嘎嘎嘎,你們就快堅持不住了吧,還不束手就擒?不然我就先吸干了這個女人的血,嘎嘎嘎................”詭異男子的陰笑聲隨之傳來。

    “媽!~~~”魏紫煙一聽,焦急的嘶喊了一聲后。就猛的咬緊了嘴唇閉上了眼睛緊緊的抱住了朱絕的一只胳膊低下頭去,一言不發。

    朱絕雖然看不到魏紫煙的正面,但是顫抖的胳膊,蒼白的玉手無不在告訴他魏紫煙此時心里的無助和慌亂。

    看著故作堅強的魏紫煙,朱絕心里狠狠一痛。不由得猛瞪了一眼詭異男子那個惡心的煙霧骷髏頭顱。

    心里卻在同時驚疑了起來!?怎么華仙兒她們被吸走的靈力不是匯聚到這個妖魔的身上,而是繼續被吸收到地板下面去???

    對了!是陣法!

    之前華仙兒說過我們是被一個邪陣困住了!而要破陣無外乎兩個辦法,基礎陣法中提過一個是暴力破解,以絕對的力量打破它即可,不過華仙兒之前已經試過了,可惜還差了點。

    朱絕是絕不信只修煉了幾天的自己會比華仙兒更強大,從這被破壞的干干凈凈的二樓就可見一二。

    而另一個辦法就是找到陣眼破壞他,自然也可以輕松脫困。

    但是在不了解這是什么陣法的情況下想找到陣眼的可能更是微乎其微。

    如果這是無人主持的陣法還可以憑著經驗慢慢摸索,但是在有這個詭異男子主持的情況下幾乎不可能找得到。

    所以華仙兒至始至終沒想過要去找陣眼。

    但是那妖魔骷髏頭的出現,卻讓朱絕看到了希望。

    朱絕已經有了想法,知道現在不是猶豫的時候。

    強迫著讓急速跳動的心臟冷靜下來。

    朱絕面無表情的盯著一直怪笑的詭異男子說道:“你既然要找我,那你放了他們,我立刻俯首就擒,任你處置?!?br />
    朱絕同時悄悄看了下正不斷吸收著靈力的地板心里想到:下面難道就是陣眼???可是之前那么強大的爆炸下這地板竟然都沒有被炸碎!我又要怎么下去找陣眼呢?從樓梯走下去???估計這妖魔不會給這個機會啊。

    “嘎嘎嘎嘎~~~~~你們我一個都不會放過,很快你們就會堅持不住,都要成為我的祭品~~~~~~~~~~”

    朱絕又悄悄瞟了一眼心里頓時一喜,原來地板上雖然抗住了爆炸卻也留下了幾條大裂縫在朱絕的腳下。

    應該可以用暴力打破!

    不過紫煙的母親該怎么辦?

    華仙兒看起來還很鎮定的模樣,估計應該還悄悄留了后手,看來只好將救人的任務留給她了。
刘伯温三肖中特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