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都市之天降仙緣 > 正文 0072 雨中詩人

正文 0072 雨中詩人

    掌門玉泉真人開始宣布挑戰方式。

    “比試方式是自由挑戰式,每位弟子都可以自由選擇對手挑戰一次,不可拒絕不能放棄,若勝則地位互換,若敗則位置不變。明白了么?”

    玉泉真人按了按手,見臺下安靜下來后才繼續道。

    “明白,掌門!”

    弟子們起立齊聲應是。

    “那么朱絕現在就從你第一個開始吧!”

    玉泉真人看向了朱絕。

    “是,掌門?!?br />
    朱絕放下朱靈,起身背著一把一人高的連銷大劍走上了斗仙臺。

    “你要挑戰哪位師兄?”

    玉泉真人問朱絕。

    “就文松師兄吧?!?br />
    朱絕想也不想的就說道。

    “想不到師弟性子竟然這么急?居然第一個就想挑戰我,我可不是那些普通弟子,可不是那么好隨便挑戰的,你的那些障眼法對我可不管用?!?br />
    文松從座位上一個飛身而下站到了朱絕的對面冷冷的說道。

    “可以開始了么?”

    朱絕懶得廢話直接問道。

    “哼!你拔劍吧?!?br />
    文松臉色微微一變將腰間的靈劍拔出一指朱絕冷聲道。

    “比不了你的靈劍,就不拔了,免得丟人現眼?!?br />
    朱絕卻是搖了搖頭。

    “哦!可是即使你不拔劍,師兄我也會全力以赴,用我的松紋靈劍好好指點下師弟你的?!?br />
    文松的臉上露出了意味深長的微笑緩緩的說道。

    “那就感謝師兄了。如果到了該拔劍的時候我自然會拔劍的?!?br />
    朱絕淡淡的說道。

    “我是師兄,師弟讓你先出招吧?!?br />
    文松臉色一肅冷冷道。

    “九華如劍插云霓?!?br />
    朱絕的身形已經已經隨著突然而出的劍指到了文松的面前。

    啪!

    劍指點在了松紋劍的劍脊上!

    “哼!還不夠快!”

    雖然朱絕的出招很突然,但是文松任然及時的用劍身擋住了朱絕的劍指。

    “青靄連空望欲迷?!?br />
    朱絕卻是不理文松瞬間使出了下一招,劍指點出數十道尺長劍氣連續刺向了文松。

    “青靄連空望欲迷?!?br />
    卻是文松后退一步,用松紋靈劍也使出了同樣一招,數十道劍影迎著數十道劍氣刺去,竟是無一落空。

    而且其用靈劍刺出的威力更是大了朱絕劍指用出的劍氣許多!

    數十道劍影在刺破朱絕的劍氣繼續向朱絕刺去。

    “青靄連空望欲迷?!?br />
    朱絕臉色微微一變再次使出了同一招,數十道劍氣再次撞向了劍影。

    一陣連續的撞擊后,氣勁四溢。

    朱絕也被劍招對撞產生的氣勁逼得連連后退。

    文松卻是輕松用劍揮開了四散的氣勁原地寸步未動,嘴角也露出了輕蔑的笑容。

    “北截吳門疑地盡?!?br />
    剛剛站穩,朱絕就不顧滴血的手指一瞬間出現在了文松的身后,劍氣直刺文松的后背。

    “北截吳門疑地盡?!?br />
    文松頭也不回居然也是使出了同樣一招反繞到了朱絕的背后就是一劍。

    “南連楚界覺天低?!?br />
    朱絕同樣頭也不回的消失在原地,一個身影出現在了文松身后的半空中。

    “南連楚界覺天低?!?br />
    文松同樣消失在原地,只不過卻不是出現在朱絕的身后,而是出現在朱絕之前消失的地方的半空中一劍向空地上刺去。

    一個身影從空地上顯出,有點慌亂的勉強閃過了文松這突然的一劍。

    但是卻也被這突然的一劍逼出了老遠,正是報著招名其實是悄悄在原地隱身的朱絕。

    至于那個文松背后的幻影也在同時消失了。

    “哼!師弟你那些障眼法就不要用了,都說了對我沒用的。投機取巧終究是難登大雅之堂?!?br />
    文松站在原地傲然的對朱絕說道。

    “誰說沒用?”

    表現的有點狼狽的朱絕臉上忽然露出了詭異的一笑。

    “嗯?”

    文松一驚,猛然回身就是一劍將一個突然現身的身影擊得粉碎!

    糟了!

    上當了!

    虛不受力的感覺讓文松瞬間反應過來,這任然只是個幻影術而已。也對,如果說話那個不是真身又怎么能不被自己發現,沒想到還是被這小子的言語所欺騙了!

    文松立刻迅速的轉回身來擺出了招架的架勢,果然朱絕已經沖了過來。

    “不過如此!沒用的!”

    文松一聲冷喝,就是一劍刺去。

    又是一個幻影破碎!

    “北截吳門疑地盡!”

    真正的朱絕出現在了文松的背后!

    還是假的!又被騙了!

    文松感覺到了背脊發涼,一道劍氣已經快要及體,連續受騙后此時無論任何動作都已來不及!

    朱絕眼見自己的劍指已經沾到了文松的衣服上,心里一喜,勝利在望!

    可是最后劍指卻是撞在了突然出現的一個劍型的氣罩上!

    竟然是靈劍自發護主產生的靈劍護盾!

    而文松也是乘機一個猛地原地轉身跳躍越上了半空,然后慢慢降下踩在了飛到了空中的松紋靈劍上,居然就這么的御劍站在了半空中!

    “靈劍護主!”

    原地將略微顫抖的劍指收回背后捏緊的朱絕臉色難看的道。

    “呵呵!師弟你真的是讓我刮目相看啊,看來我之前還是小看你了,如果不是有靈劍的劍氣護體,我一時大意之下說不定就這么糊里糊涂的輸了!投機取巧終究難登大雅之堂,你之前如果是自己的真實實力說不定我就真的輸了,可惜的是現在的我不會再給你任何的機會?!?br />
    站在飛劍上的文松滿臉肅然的冷笑道。

    “是么?”

    朱絕此時隨意的站立在原地淡然的反問。

    “筑基修士最大的優勢是什么?自然是御使飛劍,我又何必與你近戰,一不小心還會著了你道,我此時站在空中,你的一舉一動我看的清清楚楚,你還能如何用你那不入流的障眼法欺騙到我?而我則可以隨意攻擊到你,你卻在也難以攻擊到我!所以,看招!九華如劍插云霓?!?br />
    文松冷冷的說著說著,腳底的松紋靈劍就突然飛向了朱絕,而自身卻使了個漂浮術留在了半空。

    朱絕看著急速飛來的飛劍卻是淡淡的微微一笑,身體輕輕一晃躲了過去。

    “青靄連空望欲迷?!?br />
    松紋靈劍越過朱絕后直接半空中一轉就從朱絕的背后向朱絕刺出了無數劍影。

    朱絕卻是看也不看背后的無數劍影,竟然就猶如閑庭漫步般的在劍影中通過略微的晃動就躲過了那數十道的劍影,并且還帶著一臉惆悵的表情緩緩慢步向文松的方向走去。

    竟然給人一種這是一位醉酒的詩人醉后于雨中漫步的感覺。

    空中的文松臉色大變,接連變招,松紋靈劍也從不同的角度連續的向朱絕刺去。

    可竟然全都被朱絕輕松的躲過。

    斗仙臺邊上的掌門玉泉真人看著朱絕臉上不禁露出了一絲欣賞之色。

    “不會吧!他竟然在練氣期就可以用出這一招了???”

    張紅梅驚呼道。

    “是??!這應該是配合筑基期才有的神識才可以使出的--惆悵舊游無復到。也只有配合極強的神識才可以不靠眼睛就可以避過這無數劍影,核心弟子中能做到都沒有幾個。真的不明白他是怎么做到的!”

    華仙兒也是滿臉不可思議。

    “難道是他在煉氣期就已經練成了神識???”

    張紅梅難掩震驚之色。

    “難道是用了什么增強神識的秘法?”

    華仙兒猜測到。

    “可是,什么樣的秘法才會讓他在練氣期就可以將神識提高到可以使用這招的地步?”

    張紅梅還是不解的疑問道。

    “沒有使用秘法,也不是神識,是意念!”

    顏玉清目露異彩的突然接口道。

    “意念???那不是只能用來在練氣期輔助控制下方向火候之類的么?那不只是神識的初步顯現和應用嗎?”

    華仙兒驚訝的道。

    “是的,就是意念,只不過朱絕的意念已經很像那種大多出現在西方的被稱為特異功能的那種意念力了,這應該是他自身的天賦?!?br />
    顏玉清解釋道。

    “那就好,原來不是神識!”

    張紅梅聽后緩了口氣。

    “原來是這樣,這臭家伙,居然嚇我一跳!”

    華仙兒也是輕噓了口氣。

    “不,如果他到了筑基期,這么強大的意念轉變為神識的話,將會非??植?。具體會達到什么樣的成就真的有些讓人期待?!?br />
    顏玉清絕美的臉上罕見的露出了期待之色。

    “不會吧!大師姐!”

    華仙兒翻起來白眼。

    “別嚇我大師姐,這樣以后我這作師姐的壓力會很大的??!”

    張紅梅也是驚呼出聲。

    顏玉清這邊的幾個核心弟子也是在聽到后面面相覷,感到了壓力。

    而二師兄獨孤飛那邊。

    “居然是用了--惆悵舊游無復到這招的步法???這是怎么回事?難道這位十三師弟已經筑基了?可是觀其氣息卻任然是練氣時的聚氣狀態,并未達到筑基時內斂的化液階段??!”

    四弟子楊業帶著疑惑的出聲道。

    “很可能是用了什么秘法,臨時提升了神識,勉強用出了這一招。不過這又有何用,也只是暫時的勉強躲過了十師弟的飛劍而已,他根本沒有能力傷到十師弟。這種秘法必然也不會長久,時間長了,一旦秘法失效,此人必然還是一敗涂地?!?br />
    獨孤飛淡淡而不屑的說道。

    “二師兄說的有理?!?br />
    “還是二師兄見解獨到?!?br />
    “二師兄應該沒有說錯?!?br />
    “投機取巧終是不得長久?!?br />
    邊上幾個核心弟子連忙應道。
刘伯温三肖中特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