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都市之天降仙緣 > 正文 0073 意想不到

正文 0073 意想不到

    此時的文松面色已經越來越難看,似乎是看出了什么不對。

    “龍池水蘸中秋月!”

    一聲大喝,松紋劍直接幻化成了數把一模一樣的靈劍分成數個方向連續向朱絕刺去。

    而朱絕卻仍然是一步步的滿臉惆悵的悠悠然然的躲過了所有的來回穿插的飛劍。

    “石路人攀上漢梯!”

    文松滿臉嚴肅的猛地一聲大喝后使出了大招。

    數把松紋靈劍再次聚集在一起變成了一把大劍。

    然后慢慢的一劍又一劍的正面向朱絕劈去。

    一劍是比一劍強,氣勢更是越來越盛。

    那劍勢幾乎布滿了朱絕周圍每一寸的空間,似乎是要將朱絕所有的活動空間都壓縮到無,好讓朱絕在避無可避的情況下正面完全將朱絕完全擊??!

    而朱絕的原先縹緲的身形,也似乎真的受到了影響,步伐變得越來越沉重。

    文松的臉上也露出了絲喜色,似乎勝利即在眼前!

    “??!朱師弟是要輸了么?”

    張紅梅有點惋惜的道。

    “恐怕沒那么簡單,朱絕這人總是會給人驚喜!”

    華仙兒雖然也不清楚但還是搖了搖頭。

    “不,文松要輸了?!?br />
    顏玉清的語氣非??隙?。

    “?。??”

    張紅梅驚訝的看向了顏玉清。

    “仔細看!”

    顏玉清恢復了淡然。

    “不對!這是.........”

    獨孤飛看著朱絕落入下風,本來輕松的臉上忽然一變!

    “怎么了???二師兄!”

    楊業奇怪的問道。

    “這是-會須登此出塵泥???”

    獨孤飛滿臉不敢相信的看著臺上的朱絕。

    “不會吧!這招不是只有筑基中期以上的超級天才才有可能掌握使用么?本門這一代弟子目前不也是只有大師姐才練會了這一招么?!”

    楊業滿臉的疑惑。

    此時的斗仙臺上。

    “會須登此出塵泥?!?br />
    步伐凝重的朱絕忽然一聲暴喝。

    身形直起,以身化劍。

    整個人似乎都變成了一把寶劍瞬間就極強勢的破開了文松的劍勢封鎖,鎖定了半空的文松后,以無邊的氣勢剎那間沖上了半空沖到了文松的面前。

    而此時文松的靈劍都還在外面,根本沒有來得及收回!

    來不及收回靈劍的文松也似乎被朱絕這突然使出的一招給嚇傻了,一時間站在半空不知所措,眼睜睜的看著朱絕的劍指突破了護身靈氣點在了額頭之上。

    這次靈劍卻是沒有機會再次自發護主了。

    噗通!

    文松僵硬的身體從空中摔倒在了地上。

    朱絕也姿態悠然的隨著緩緩落地。

    “朱絕勝!”

    玉泉真人的聲音傳來。

    “十師兄竟然輸了!”

    “新來的十三師兄竟然再次越階挑戰成功了???”

    “朱師兄竟然不靠外物就可以越階挑戰成功???”

    “修真界越階挑戰不稀奇,雖然案列不多,但還是時有發生,但是那一般都是靠著外物,什么極品靈器,符箓,或者特殊的法寶才可以做到。要不就是核心天才弟子與普通弟子或者散修間無法彌補的天賦和秘法。但是十三師兄竟然憑著自身練氣修為就打敗了同樣地位的核心弟子!”

    “難以相信......”

    “這是怎么做到的???”

    “為何朱師兄練氣期的修為看起來比筑基期的文松師兄還要強???”

    “.............”

    臺下一片不敢相信的驚呼。

    “還是不對!”

    獨孤飛臉色鐵青。

    “咦!是有點不對!這好像不是會須登此出塵泥!”

    楊業也看出了問題。

    “我們都被他騙了,這還是石路人攀上漢梯。那以身化劍的模樣根本就是幻術!這小子只是將這招融于了惆悵舊游無復到這一招中,一步步的比十師弟提前完成了蓄力,又用言語和幻術迷惑了文松占了先機然后更早的使完了石路人攀上漢梯,并且是避實擊虛的突然沖過了文松的靈劍,并不是所看到的正面突破,他的真實實力表現的仍然是練氣后期!就這樣竟然將來不及收回靈劍的文松硬是逼進了死路,如果文松不是站在空中避無可避,也許還能勉強避開。哼!真是好狡猾的小子?!?br />
    獨孤飛滿臉寒霜。

    “竟然不是會須登此出塵泥!”

    張紅梅也是失聲幾乎!

    “本來就不是,他畢竟還沒到筑基根本不可能用出必須以極高神識配合劍出如神的劍道第二境才可以用出的會須登此出塵泥,所以他勝文師弟還是取巧了。但是也不能小看了他,從他能一擊就擊破了筑基期文松的護身靈氣來看其真實的實力也是比之筑基差不了多少了?!?br />
    顏玉清眼中再次露出了欣賞之色。

    “朱絕,你這人真壞!”

    華仙兒看著懶懶洋洋的回到座位上的朱絕嘟著小嘴道。

    “你應該叫我師兄了!”

    朱絕嬉笑的看著華仙兒。

    朱絕也沒想到竟然在沒有動用自己的大寶劍的情況下就戰勝了文松。

    一直糾結的心情好了不少,也有心情開玩笑了。

    “休想!我等會兒就上去挑戰地位更高的師兄!你將還是我的師弟!”

    華仙兒不服氣的尖叫道。

    “嘿,那可別等下輸了,哭鼻子哦!”

    教訓了早就看不順眼的文松后,心情大好的朱絕打趣道。

    “你等著繼續叫我師姐吧!”

    華仙兒惡狠狠的瞪著朱絕。

    “華仙兒上臺!”

    在文松失魂落魄的爬起來走下臺后,臺上的玉泉真人宣道。

    “仙兒你打算挑戰哪位師兄?”

    看著華仙兒上臺,玉泉真人和顏悅色的微笑道。

    “我要挑戰九師兄!”

    華仙兒氣鼓鼓的道。

    “王安然上場!”

    玉泉真人點點頭高聲宣道。

    一個面向老實的男子青白著臉站到了華仙兒的面前。

    這是五長老莫通的弟子王安然。

    “小師妹,你為什么要挑戰我?。??能換一個人不?”

    錢安然哭喪著臉看著華仙兒。

    “少廢話,拔劍!”

    華仙兒卻是不管,拔下馬尾上的銀色小劍后,變大了就是一個飛劍朝王安然刺去。

    錢安然只好倉促的拔出腰間靈劍接下了華仙兒的飛劍。

    只是不知為何卻顯得身形僵硬,騰挪間也不是很靈便。

    處處顯得畏畏縮縮。

    “這是什么情況?這位九師兄似乎很怕華仙兒???”

    朱絕奇怪的看向了不遠處的張紅梅。

    “還不是這位九師兄有一次在山門里無意中得罪了仙兒師妹,結果被仙兒師妹作弄的上天無門,入地無路,凄慘無比。所以至此以后九師兄一見到仙兒師妹都是害怕的不得了!”

    張紅梅唏噓的道。

    “華仙兒在山門里還有這么小惡魔的一面???可是不對??!這位九師兄雖然看起來縮手縮腳的不敢應戰,可是看其真實實力并不比華仙兒差??!當初的華仙兒應該尚未筑基又是如何能作弄得了他?”

    朱絕驚疑道。

    “唉!還不是因為大師姐最喜歡仙兒師妹了,有大師姐罩著,誰又敢真的把仙兒師妹咋樣?當初仙兒師妹在山里可真是無法無天,無人敢管的。連很多外門長老都是怕了她,見了仙兒師妹都是要繞道而行。連現在仙兒坐的這個位置都是從九師兄那里硬搶來的,原本我這位置應該是坐著九師兄的,華仙兒一來,九師兄就只好去對面了?!?br />
    張紅梅小聲的唏噓道。

    忽然兩道冷冷的目光掃了過來,張紅梅頓敢偏體生寒。

    原來是顏玉清冷冰冰的目光落在了張紅梅的身上。

    張紅梅立刻噤聲目不斜視的正襟危坐起來。

    “哦!原來是這樣!”

    朱絕卻不在意那兩道眼光,自顧的看著臺上的華仙兒點點頭自語道。

    顏玉清那兩道目光復雜的看了會朱絕后才轉了回去。

    “我認輸,我認輸還不行么?別打了!”

    此時臺上放不開手腳只能被動挨打的王安然急呼道。

    “哼!亮劍!”

    華仙兒忽然收了劍后退一步,持劍一指王安然無比認真嚴肅的說道。

    “亮劍!”

    王安然一怔,臉色一變,嚴肅無比的回道。

    身子一正,手中之劍一指華仙兒,周身氣勢也是大變,頃刻間兇猛凌厲的氣勢便向華仙兒壓迫了過去。

    “石路人攀上漢梯?!?br />
    華仙兒一聲嬌喝,也是全身氣勢大勝,飛劍脫手而出向王安然氣勢洶洶的直刺而去。

    “石路人攀上漢梯?!?br />
    王安然也是一聲大喝,手中之劍也已決然之勢向華仙兒的靈劍刺去,比之之前文松的氣勢也不知道強大了多少。

    這兩人竟然剛開打沒多久就用上了大招。

    叮!

    一聲輕響,兩劍的劍鋒竟然互相精準的撞在了一起。

    吱吱....吱吱.........

    兩劍竟然一時之間相持不下,互相間激勵碰撞爭鋒。

    火花四濺,光芒亂射,劍氣縱橫!

    當!

    相持半響,兩劍終于互相蹦飛了開來。

    “九華如劍插云霓?!?br />
    華仙兒的身形卻是瞬間來到了蹦飛而回的銀月靈劍邊一腳踢在了靈劍的劍柄上,銀月靈劍瞬間轉向再次從空中猛的沖向了王安然。

    王安然卻是有些反應不及的接住返回的靈劍勉強的擋住了這突然的一劍。

    “北截吳門疑地盡?!?br />
    卻是華仙兒的身形緊隨著靈劍迅速的來到了王安然身邊接住了自己的銀月靈劍后又立刻使出了了下一招。

    王安然一驚下意識的轉身揮劍,背后卻是空無一人!

    而脖子上卻是傳來了冰涼的觸感。

    竟然是華仙兒的靈劍從背后架在了轉身的王安然的脖子上。
刘伯温三肖中特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