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都市之天降仙緣 > 第一卷 天降仙子 0102 鎩羽而歸

第一卷 天降仙子 0102 鎩羽而歸

    “不是吧???這位前輩竟然真的是你部下???難道你也是隱藏的高手?”

    周英姿第一個驚呼道。

    “嗯,真的。不過我可不是什么高手,我們在有關部門只是同事關系?!?br />
    朱絕只能苦笑著再說了一遍。

    “雖然我很感激你贈送的藥物,但是以這位前輩的身手不加入軍部,為國家服務實在是太浪費了她的才華?!?br />
    周英姿雖然有點懷疑但還是誠懇的對朱絕道。

    “可惜的是她有更重要的工作要完成啊,難道你認為在別的部門就不是為國家服務了么?為國家做貢獻就一定要打打殺殺么?”

    朱絕無奈的繼續拒絕道。

    “可是....”

    周英姿一時間竟然有些無言以對。

    “在那個專門背黑鍋擦屁股的有關部門又怎么可能有前途???”

    倒是羅布忍不住插言道。

    “羅布,住嘴!”

    周英姿看著朱絕和華仙兒的臉上似乎有些不高興了,立刻狠狠的瞪了一眼羅布。

    “我認為只要能為國家做貢獻,于身處什么位置并不重要?!?br />
    朱絕淡淡的說了一句。

    “那魏紫煙,我為剛才幼稚的行為向你道歉,現在誠懇的邀請你加入軍部?!?br />
    周英姿只好暫時將目標轉為了魏紫煙。

    “??!那可不行,我還在讀書呢!”

    魏紫煙趕緊拒絕。

    “沒有關系,我會將你調入最好的軍校,以你現在的年紀,將來只會有更好的未來?!?br />
    周英姿毫不放棄。

    “那也不行啊,你要不還是問問我老師同不同意吧?!?br />
    魏紫煙一急頓時將目光轉向了朱絕。

    周英姿又將驚疑的目光再次投向了朱絕。

    “恐怕我還是不能同意??!”

    朱絕只能是苦笑著無奈的搖搖頭。

    “你只不過是魏紫煙的瑜伽老師,并不是她的母親,怎么可以替她做這么重要的決定?”

    羅布忍不住又插言道。

    這次周英姿沒有叫住羅布而是向朱絕投去了疑惑的目光。

    “因為紫煙她會有更好的未來?!?br />
    朱絕淡淡的說道。

    “她有這么好的身手就沒想過要報效國家么?”

    羅布臉色嚴肅的問道。

    “好了,打也打過了,我們真的該走了?!?br />
    這次朱絕沒有解釋,而是直接帶著華仙兒和魏紫煙向門外走去。

    “我不會放棄的?!?br />
    周英姿也沒有阻攔,而是在朱絕的背后堅定的大聲說道。

    朱絕皺了皺眉頭沒有停下,而是繼續向外走去。

    “唉!啊絕!等等我!”

    這時周居中才反應過來忙喊道,然后追在了朱絕和華仙兒、魏紫煙的后面。

    “隊長,現在怎么辦?”

    羅布臉色難看的看向了周英姿

    問道。

    “我自然不會就這么輕易的放棄,我現在就打電話給軍部,試試看能不能通過軍部直接將他們調過來,或者亦可以讓他們給我發特殊征兵令進行強行征兵,只不過我還是希望最后不需要做到這地步?!?br />
    周英姿堅定的說道。

    朱絕幾人走出了武道館的大門后。

    “啊絕!等等,為了慶祝天天欺負我的我姐今天終于反被教育了,今天我請客,最好的飯店?!?br />
    周居中追了上來,拍著朱絕的肩膀道。

    “你剛才不是還要為你的姐姐報仇堅決求挨打么?”

    華仙兒鄙視的看了周居中一眼。

    “呵呵,那不是開玩笑么!”

    周居中尷尬的苦笑道。

    “你難得過來一次,結果你姐還被我們給打了,怎么說也應該是我請你道歉才對?!?br />
    朱絕也哭笑不得道。

    “唉,兄弟,這可不行,一定要我請。你不知道啊,我姐那人從小傲氣的不得了,今天終于有人可以殺殺她的威風了,別提我心里有多高興了,所以無論如何,今天都要我來請?!?br />
    周居中一臉堅決的道。

    “這不好吧,畢竟.....”

    朱絕正要繼續謙讓。

    “你這位朋友怎么看也不像是缺錢的人,誰請還不是一樣,反正都是隨便吃個飯?!?br />
    華仙兒直接插言打斷道。

    “怎么能隨便吃個飯,最好的酒店,現在就走?!?br />
    周居中卻是拉著朱絕就走。

    “那好吧?!?br />
    朱絕只好同意道。

    當朱絕幾人進了大帝豪的一件豪華包廂后。

    羅布也帶著周居中的姐姐周英姿在不久之后也進了大帝豪的另一間豪華包廂。

    “羅兄,這位應該就是周大隊長了吧?”

    里面早就等候的李華杰帶著幾個少爺小姐迎了上來。

    “這是我的一位好友李華杰,是東生集團的未來接班人?!?br />
    羅布向周英姿介紹道。

    “嗯,你好!”

    沒什么心情的周英姿隨口問了聲好,就先去了洗手間。

    李華杰在見到了周英姿后一陣驚艷,不過也知道不是自己可以亂來的人也就沒敢多看。

    “羅兄,調查清楚了,那個朱絕的確在大學的時候認識了一個來頭比較大的朋友?!?br />
    李華杰小聲的對羅布道。

    “我已經知道是誰了?!?br />
    羅布臉色不好的道。

    “咦?你已經知道了?”

    李華杰驚疑道。

    “是周部長的孫子周居中吧?”

    羅布反問道。

    “嗯,是的,不過聽說此人在京都不學無術,是個有名的紈绔大少。應該沒有什么威脅吧?”

    李華杰點頭應道。

    “那你是忘了我們隊長姓什么了么?”

    羅布臉色難看的反問。

    “哦

    !不會吧?”

    李華杰驚疑道。

    “我們隊長正是周部長最看重的孫女,軍部狼牙特種大隊長周英姿?!?br />
    羅布聲音低沉的說道。

    “那可怎么辦?難道就這么放過那小子?”

    李華杰有些不甘的道。

    “那小子有些不簡單,我們隊長現在正在關注他,所以暫時不要再惹他?!?br />
    羅布恢復了平靜。

    “那好吧?!?br />
    李華杰不甘的道。

    “什么?不同意調動有關部門的人?沒有權利?那么特殊強制征兵令呢?什么?如果是有關部門的人同樣沒用?那么如果是從學校里調人呢?必須經過本人同意,不能強制執行!嗯,我知道了?!?br />
    從洗手間出來的周英姿面色不好的掛掉了手機。

    “隊長,不行嗎?”

    一邊的羅布疑問道。

    “沒關系,我不會放棄的,我現在就打電話給老爺子,直接讓老爺子出面?!?br />
    周英姿不放棄的道。

    “如果是周部長直接出面的話,一定沒問題的?!?br />
    羅布肯定的說道。

    周英姿撥通了電話。

    “英姿,聽說你要調動有關部門的人?”

    誰知周英姿剛打通了手機,手機里就傳來了一個嚴肅的老者聲音。

    “??!爺爺你知道了???你可一定要幫我....”

    周英姿驚訝的道。

    “胡鬧!關于有關部門的所有事情立刻放手,你和你弟弟明天就給我回京都?!?br />
    手機里傳來了一聲怒喝,接著是老者不容置疑的聲音。

    “?。??可是為什么?”

    周英姿無法理解的問道。

    “沒有為什么,這是命令?!?br />
    老者不容置疑的嚴肅聲音繼續傳來。

    “是,我知道了?!?br />
    周英姿頹然的坐了下來,掛掉了手機。

    “隊長怎么了”

    羅布看著臉色不對周英姿驚疑不定的問道。

    “幫我訂兩張明天回京都的機票?!?br />
    周英姿沒有解釋而是閉上眼睛低聲的吩咐道。

    “是!”

    羅布看周英姿臉色不好,沒敢多問。

    而此時另一邊的大帝豪豪華包廂中。

    “我覺得這酒喝下去后可是妙不可言啊,為何你們喝起來看著就像很一般的模樣?”

    周居中滿臉疑惑的看著隨意品嘗滿桌子豐盛菜肴喝著自己帶來的好不容易求來的好酒的朱絕,華仙兒和魏紫煙。

    “哦!很好喝啊,你這么覺得可能是我們窮慣了,喝不慣這么好的酒吧?!?br />
    朱絕隨意的吃一口菜笑著解釋道。

    “是這樣么?”

    周居中不知為何總覺得哪里不對,卻又不知道問題出在哪里了。

    此時周居中的手機響了起來。

    “什么姐?你說什么?明天就回去?為什么

    ?我才剛來這邊??!什么?是老爺子的命令???那好吧,我知道了?!?br />
    周居中滿臉無奈的放下了手機。

    “啊絕,明天我就要回去了,可以請你幫個忙么?”

    周居中感情流露的看向了朱絕低聲道。

    “說吧,只要我能做到?!?br />
    朱絕看著真情流露的周居中認真的說道。

    “我記得你曾經雕刻過趙婉那女人的頭像玉牌吧?你既然已經放棄了,那么可以把那頭像玉牌送給我么?”

    周居中期待的看向了朱絕壓低了聲音。

    “你要那個是做什么?”

    朱絕疑惑的道。

    “我知道我和趙婉是不可能了,但是誰讓我喜歡她呢,但是現在的我想要見她都很難。你那個若能給我,讓我時時能看到她將她戴在身邊也好啊?!?br />
    周居中看到朱絕遲疑,癡情的低聲解釋道。

    看到周居中那癡情不改的模樣,朱絕不禁想到了自己,想到了曾經不也是這副模樣的去追求趙婉么。

    雖然現在已經過去,更是經歷了種種不堪回首的記憶,但是當初的那份純真記憶又怎么能輕易的忘懷。

    不過唯一剩下的刻有趙婉頭像的玉牌早就成了朱絕練習制作玉符的練手之作。

    上面早就被朱絕用最弱的靈力刻畫了多種的符箓和陣法在上面。

    手機站:

    
刘伯温三肖中特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