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都市之天降仙緣 > 第一卷 天降仙子 0133 別樣煎熬

第一卷 天降仙子 0133 別樣煎熬

    他現在真的這么強大了???”

    齊芳驚訝道。

    “剛才應該也還未盡全力?!?br />
    顏玉清思付著道。

    “什么!可是他還是練氣期啊,這未免太奇怪了!”

    齊芳不可思議道。

    “是的,很奇怪,要知道前幾天在黑暗巢穴里的時候,他應該還沒有這么強才對。只是幾天的時間,他竟然會有這么大的提升???”

    顏玉清也很想不明白。

    “難道他真的有這么天才,在那一戰后頓悟了???然后才會提升這么大?”

    齊芳猜測道。

    “目前看來只有這個可能?!?br />
    顏玉清認真思考后附和道。

    “可是頓悟一般不是只會出現在對大道有所理解的金丹真人或者元嬰真君的身上么!”

    齊芳茫然而不解的道。

    “或許這就是真正的天才吧!”

    顏玉清看向了朱絕離開的方向淡淡的道。

    “天才么?就算是真正的天才也逃不過努力,我就不信一個才入門幾個月的人真的就可以在練氣期將我們都打敗?!?br />
    齊芳不甘的冷冷說道。

    “努力么!或許我們都因該更加努力了?!?br />
    顏玉清漂亮的眼睛中露出了異樣的光彩。

    “不錯,吾要努力,吾一定要打敗這個大色狼,讓他叫吾師姐?!?br />
    來到了顏玉清身邊的不甘心的華仙兒也信誓旦旦的說道。

    “那我們是不是也應該要努力的提升自己了?”

    跟在華仙兒身后的孟茜忍不住壓低了聲音問孔軍道。

    “應該要加倍的努力,不然我們很可能會跟不上隊長的步伐了?!?br />
    孔軍一臉嚴肅堅定的低聲道。

    下班后。

    朱絕在仙食閣買了食物帶回了家中。

    懷著難言的心思,打開臥室的門。

    茱莉斯和魏紫煙仍然保持著人體極限的姿勢待在了原地。

    看來這一個白天是真的成了家具擺飾。

    只是作為長凳的茱莉斯身形雖然沒有變化,但是全身的肌膚卻浮現出了一種異樣的粉紅色。

    小嘴里含著的鞭柄上也流滿了口水,而修長白皙的大腿間下的地面上更是落滿了不明的液體。

    整個臥室里都有了一股異樣的香味。

    而透明大花瓶中的滿臉紅暈的魏紫煙卻早已經滿身汗水的在顫抖著。

    看著那散發著奇怪香味的大灘的不明液體,朱絕皺起了眉頭,氣血又開始浮動。

    心中的戾氣似乎又開始抬頭。

    朱絕趕緊的運起靜心訣。

    這么時常的修煉靜心訣,已經是熟練至極。

    按理說應該會很快的進入心如止水的境界。

    可惜的是朱絕卻感覺自己的靜心訣練的越來越差了。

    現在運起靜心訣也只能是克制住自己的沖動,卻不能止住腦海里不斷翻

    騰的邪惡念頭。

    而察覺道朱絕回來的魏紫煙和茱莉斯也是欣喜的看了過來。

    朱絕卻在這時,發現了茱莉斯的小腹上不知道何時竟然還擺放了一只手機。

    “喵嗚!”

    朱靈跳上了朱絕的肩頭,邀功的指了指手機。

    “是朱靈幫我拿來的手機,我只是幫我媽接了幾個電話,師傅你別誤會,我一直聽話的接受處罰沒有做其他的事?!?br />
    朱絕摸著朱靈光滑的皮毛聽著魏紫煙略微不安的解釋。

    “好了,你們的處罰結束了?!?br />
    朱絕輕輕一掌擊在了透明大花瓶上,大花瓶在空中翻了個跟頭落在了地下。

    魏紫煙也從花瓶中掉了出來。

    朱絕又一掌輕輕的拍在了茱莉斯的腹部解除了茱莉斯的身體變化。

    轉過身去不敢再看攤在地下氣喘吁吁面色嬌紅充滿了誘惑的茱莉斯和魏紫煙。

    然后朱絕掏出了一套衣服向后扔在了茱莉斯的身上。

    “作為修真者應該有自己的法衣了,這套我在九華坊市選的都市款式的法衣送給你了?!?br />
    朱絕頭也不回的淡淡說道。

    “唔唔....”

    背后傳來了茱莉斯略微急切的聲音。

    “我媽她.....”

    魏紫煙羞澀的聲音也傳了過來。

    朱絕這才想起茱莉斯的口中還插著自己的鞭子,而下面更是被自己塞進去了一根又長又粗的金屬棍!

    頭皮一麻,當時為什么會這么沖動的!

    “可以取出來了?!?br />
    朱絕繼續頭也不回故作鎮定的淡淡說道。

    “??!朱先生,我已經犯了大錯,怎么還能接受朱先生的禮物!”

    似乎是茱莉斯吐出了鞭子,但是卻是不安而感激的說道。

    “我說送你就送你了?!?br />
    朱絕冷冷的說道。

    “是,朱先生?!?br />
    茱莉斯立刻半迷茫的應是道。

    “還有你也需要一個塊護身玉符了,這個給你?!?br />
    朱絕又向后扔出了一塊玉符。

    “是的,朱先生?!?br />
    這次茱莉斯沒有推辭,接住玉符后直接戴在了脖頸上。

    “換好衣服,出來吃飯吧?!?br />
    朱絕出了臥室進了客廳。

    “呀!有吃的!還是師傅最好了!”

    餓了一天的魏紫煙一聽,立刻興奮的沖進了衛生間洗漱了一番,換了一身衣物后就兇猛的撲向了滿桌子靈食。

    “朱先生請你收好?!?br />
    茱莉斯洗漱換好衣物出來后,又恢復成了汽車總監的都市麗人風范。

    一身合身的都市OL款法衣更是存托了別樣的氣質。

    茱莉斯見到朱絕后,卻是先恭敬的遞上了已經洗干凈了的朱絕的鞭子和那根金屬棒。

    朱絕實在很難想象眼前的干練的都市金發麗人之前竟然含著這么

    長的鞭柄和夾著那粗長的金屬棒一整天。

    “你也吃飯吧?!?br />
    朱絕定了定神收好了物件后,吩咐道。

    “是,朱先生?!?br />
    茱莉斯應該也很餓了,但是卻仍然是保持著優雅姿態的進食,只是速度卻是快了很多。

    看著餓狠了的母女二人,朱絕不由得有些信心生愧疚。

    自己是不是對她們太狠了點。

    不過看她們身上的氣息,竟是比之前略有提升,看來也不完全都是壞處。

    “以后不可以不經過我的同意亂來了?!?br />
    但是為了保持住自己威嚴,朱絕還是冷冷的說道。

    “是的,朱先生?!?br />
    茱莉斯微微欠身,臉色微紅的認真的回道。

    “嗯嗯,師傅知道了?!?br />
    可惜滿嘴食物的魏紫煙卻是顯然沒怎么放在心上。

    也不知道包著滿嘴的食物是怎么把話說清楚的。

    “今天你們應該累了,吃過以后我就送你們回去?!?br />
    氣血終于平靜下來的朱絕也懶得追究了。

    “朱先生,可以拜托你先讓我和紫煙暫時的住在這么?”

    茱莉斯祈求的看向了朱絕。

    “是啊,師傅,我們現在居住的賓館很不方便我們平時的修煉??!我們家也不知何時才能重建好。師傅你就讓我們住下吧!”

    魏紫煙也是一把抱住了朱絕的胳膊撒嬌道。

    “這個..........”

    朱絕頓時頭疼萬分,賓館那樣的環境的確不適合修煉。

    但是如果讓這兩個可以任其采擷卻不能真的動手的絕色美女住下。

    對朱絕來說絕對是一個痛苦而香艷的煎熬。

    如果朱絕愿意就這么墮落了,也就無所謂。

    但是朱絕又想要保持住內心的最后底線。

    朱絕有時候都會在想自己是不是個偽君子,明明滿腦子的鬼畜邪惡思想。

    卻偏偏又不敢真的亂來。

    而且如果真的讓魏紫煙母女住下的話,對面住著的顏玉清和華仙兒也不知道會以什么樣的眼光看待自己。

    雖然自己應該是不在乎的,畢竟那也只是前女友。

    現在彼此之間只有冷漠。

    但是朱絕不知道怎么的總還是想要在她們的面前保持住自己的形象。

    而且魏紫煙一個是自己的徒弟一個是自己徒弟的母親,就這么的同住屋檐下。

    真的有些難以對外啟齒。

    雖然對修真界來說并不是什么特別奇怪的事情。

    畢竟修真界里很多人都有上了百歲以上的年紀,見到看到的太多。

    思想上也不會有太多的拘束,也不會因為某些現代的主流思想而影響。

    但是作為一個現代人的朱絕自己卻還是真的放不開。

    “朱先生,求你了?!?br />
    茱莉斯看著朱絕臉露掙扎猶

    豫,竟然緩緩的跪下滿臉的祈求道。

    “師傅,你就答應吧!難道你就不想我們修煉的更快么?我還要學習煉器煉丹呢,在酒店那種地方怎么可以?還是有陣法守護的師傅這里方便安全??!”

    魏紫煙有些驚訝的看著茱莉斯,但也是緊緊抱著朱絕的胳膊一陣猛搖的嬌聲道。

    “好好,好了,起來吧,我答應了?!?br />
    茱莉斯的下跪讓朱絕有些驚愕,加上魏紫煙說得有理,又被魏紫煙那雄偉給搖的心慌意亂,朱絕只好硬著頭皮答應了下來。

    “耶!太好了!謝謝師傅!”

    魏紫煙立刻一個歡呼,當著茱莉斯的面猛地在朱絕的臉上啄了一口。

    “感謝朱先生,今后還指望朱先生多多調教?!?br />
    茱莉斯見魏紫煙親了一口朱絕也不驚訝,只是面色微紅的站了起來感謝道。

    “嗯,我會認真調教你們的?!?br />
    朱絕也認真的回應道。

    咦!剛才我是不是又耳誤了?還是茱莉斯因為是外國人所以是口語的問題?

    但是我剛才竟然也順口答應了。

    猛然間反應過來的朱絕瞬間呆滯了。

    手機站:

    文學度

    
刘伯温三肖中特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