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都市之天降仙緣 > 0169 洗洗睡吧
    任平安拿著那塊玉牌滿臉志得意滿。

    “哼!你別得意太早,遲早我會把那玉牌給贏回來!”

    周居中頓時忍不住酸酸的道。

    “別說你姐贏不了銀狼先生。就算我同意在比一次,那么你以為你還有什么值得賭的么?別跟我開口說錢,我還真的是看不上。你呀!還是早點回家洗洗睡吧?!?br />
    任平安一臉藐視的看著周居中說道。

    “你........”

    周居中頓時氣的用手顫抖的指著任平安,卻又偏偏說不出話來。

    “你什么你?有能耐你現在就自己上去挑戰銀狼先生,我就跟你賭了,我不要你一分的賭注?!?br />
    任平安毫不客氣的譏諷道。

    “我告訴你任平安,那什么狗屁銀狼也只是沒有遇到真正的高手罷了,要是遇到真正的高手,恐怕連一個小女孩都打不過?!?br />
    周居中頓時大怒的粗言急叫道。

    “是么?是什么樣的小女孩這么厲害?我倒是要見識一下?!?br />
    從擂臺上下來的銀狼突然的接口道,那眼光卻是瞟向了華仙兒。

    這人果然認識華仙兒!

    朱絕心頭一凜。

    “??!”

    周居中一時間張口結舌,下意識的看向了華仙兒和魏紫煙。

    “我說周居中!你不會是說這兩位美麗的小姐姐吧,這么漂亮的女孩兒你也忍心胡亂吹噓?要是真的上臺了,被傷了一兩分,你又于心何忍?”

    任平安一臉鄙視的說道。

    “我!不是....”

    周居中情急之下也不知道該怎么說了。

    “居中,不要亂說了,輸了就輸了,愿賭服輸,口舌之爭毫無意義,我們回去?!?br />
    此時休息了一會緩了一口氣的周英姿開口淡淡的說道。

    “是的,姐。我們回去?!?br />
    周居中頓時垂頭喪氣的低下了頭。

    “等一下!”

    這時的魏紫煙忽然滿臉不服氣的大聲叫道。

    師傅親手做的東西,怎么能隨便被人取走。

    我一定要拿回來。

    這是魏紫煙此時的心里話。

    “紫煙?你要做什么?”

    朱絕卻不知道魏紫煙此時想做什么。

    “老師!”

    魏紫煙卻是認真而堅定的看著朱絕。

    “那注意點?!?br />
    猜到了魏紫煙的打算,朱絕知道無法阻止一臉堅決的她。

    只能是給了一個不要出手超出普通人太多,注意分寸的眼神。

    “這位漂亮的小姐姐還有什么事嗎?如果是你的話,有什么要求我一定盡量滿足?!?br />
    任平安見魏紫煙說話,立刻又變的彬彬有禮起來。

    “真的么?什么要求都可以么?”

    魏紫煙笑嘻嘻的問道。

    “像你這么漂亮的小姐姐的要求我怎么會忍心拒絕,但是如果是這塊玉牌的話我也只能是忍痛說聲抱歉了?!?br />
    任平安盯著魏紫煙的眼睛里露出了一絲隱藏的占有欲,但是卻沒有昏了腦袋。

    那眼神讓朱絕心里一陣的不舒服。

    有點忍不住想要親自動手教訓一下他了。

    可惜這只是個普通人,真的不方便用出一些特殊手段。

    “不需要你直接給我,只要答應我,讓我和那什么狼的在比一場就可以。而你只要再輸了以后將那玉牌還來就可以?!?br />
    魏紫煙臉色立刻一變,冷冷的道。

    那銀狼也是一臉訝異的看向魏紫煙。

    這小女孩莫非是和那少女一樣都是東方的修真高手!

    那可小看不得。

    “小姐姐你不是開玩笑吧!我怎么忍心讓你去和銀狼先生比試!你若是傷了一兩分,我豈不是要心疼死!”

    任平安一臉的詫異的上下打量著魏紫煙。

    “你這人說話難道是什么也不算么?剛才還說什么要求都可以答應,轉眼就竟是嘰嘰歪歪卻什么也不敢答應?”

    魏紫煙一臉譏諷的問道。

    “那倒不是!只是小姐姐你就算是真的要上臺比試,你也總要有個賭注吧?你能拿出什么比的上那塊玉牌的物品么?”

    任平安是越加疑惑起來,不懂眼前這個看起來最多十五、六歲的小姑娘為何一定要上臺比武。

    難道還不成真是他們口中那個力大無窮的小女孩?

    這世上還真有這么小的女高手?

    不可能的吧!

    難道是有什么陰謀?

    任平安眼里露出警惕的神色。

    “我當然有!”

    魏紫煙舉起了一只素臂,白嫩皓腕上的玉鐲在午時的陽光照耀下,朱紅色的鐲身顯得晶瑩剔透完美無瑕,普通人都可隱約看見那薄霧般的靈氣緩緩圍繞在玉鐲的周圍。

    圍觀眾人的眼神頓時被吸引住了,根本舍不得移開目光,害怕一旦移開目光這寶貝就會消失不見。

    那神秘的靈光更是讓紈绔大少的任平安的整個心神都陷了進去。

    整個人都顯得恍恍惚惚。

    就連那銀狼也是震撼不已的看著那玉鐲。

    當然在他眼里,卻是隱約的看出了這是真正的寶貝!

    朱絕也是一怔,心里滿是無語。

    魏紫煙竟是將顏玉清送的玄玉鐲拿了出來做賭注。

    這要是讓顏玉清知道,也不知該是什么想法。

    朱絕阻止不及只能苦笑不已。

    卻不知顏玉清就正在不遠的鏡花山莊的三樓雅間注視著這邊。

    “那鐲子怎么有點像是玉清姐的玄玉鐲???”

    此時鏡花山莊三樓雅間里的趙婉訝異的問出了聲。

    “那應該就是玉清的玄玉鐲吧!”

    那吳師兄也疑惑的說道。

    “嗯!”

    顏玉清也沒否認,輕輕嗯了一聲。

    “咯咯,這小姑娘和仙兒師妹站在一起,莫非就是你們九華靈山新收的那位天才弟子?只是也忒不懂事了點,竟是將大師姐送的寶貝拿出來跟普通人做賭注?!?br />
    趙婉頓時看著顏玉清取笑道。

    “不是她?!?br />
    顏玉清搖了搖頭淡淡的道。

    “看來九華靈山還新收了一位師妹啊。這位師妹不過是對戰一位入不得大道的不入流人物,雖然未免太大膽荒唐了點,卻也不是大事?!?br />
    吳師兄卻是微微一笑道。

    “她不是九華靈山的弟子?!?br />
    顏玉清看著窗外只是淡淡的道。

    “咦!玉清姐能將如此極品法器給了她,想必也是關系很好的朋友。那你這位朋友真的未免就有些太不懂事了。怎么能用仙家法器去賭凡俗之物?這可算是拿著黃金賭石頭一樣的可笑了?!?br />
    趙婉真的有些訝異了。

    “以玉清的眼光,幾時會有此好友了?”

    那吳師兄這時也是臉顯驚疑。

    “她也并非我的朋友?!?br />
    顏玉清搖了搖頭道。

    “??!我明白了!她定是哪位德高望重前輩的弟子或者是子女吧!只是將別人送的禮物隨便的作為這樣差距懸殊的賭注也是不好吧?!?br />
    趙婉恍然的猜道。

    “你們不用瞎猜,她只是我們九華靈山新收那位天才的弟子?!?br />
    顏玉清淡淡的說道,眼神卻是露出了一絲的不平靜。

    “莫非就是你們九華靈山新收的那位天才!”

    吳師兄卻是更加疑惑的道。

    “若真的是你那位新師弟的弟子,不也應該是九華靈山的弟子么?怎么會說不是?”

    趙婉也是更加疑惑不解的道。

    “這其中自有緣故?!?br />
    顏玉清臉色略微復雜的道。

    “就算是你那師弟的弟子,這小姑娘是不是也太任性了點?”

    見顏玉清不想多說,趙婉也沒有追問而是說。

    “也不怪她,隨她吧?!?br />
    顏玉清從窗外收回了目光,淺淺的品了一口茶后緩緩的道。

    趙婉和那吳師兄頓時面面相覷更加疑惑起來。

    竟然還有讓大名鼎鼎的如霜仙子顏玉清無可奈何的人!

    此時鏡花山莊風景宜人的小湖中的平臺上,那擂臺邊。

    “世間竟然還有如此寶物!恐怕和氏璧也不過是如此了吧!”

    看那玄玉鐲看呆了的任平安喃喃自語。

    “我用此鐲與你一賭,你可敢答應?”

    魏紫煙舉著白皙嬌嫩的素臂冷冷的問道。

    “你是真的要賭?”

    任平安清醒了過來,一臉猶疑的看向了魏紫煙。

    “那是當然,只是我這鐲子卻是要賭你那兩件玉器?!?br />
    魏紫煙一臉的認真。

    “那恐怕有些不妥吧?!?br />
    任平安有些猶豫。

    “就賭你那兩件玉器,你到底敢不敢?”

    魏紫煙也不爭辯,只是不耐煩的又問了一句。

    這么漂亮可愛的小女孩竟然一定要挑戰銀狼這樣一看就兇悍異常的狠人。

    對面那一幫人竟然也沒有人阻止!

    任平安越發的猶疑起來。

    “你看起來一副人模人樣的,沒想到卻是這樣的無膽之輩。連我這樣的小姑娘都怕,你也不要出來丟人現眼了,早點回去洗洗睡吧?!?br />
    魏紫煙一臉的鄙視將任平安之前說的話又還了回去。

    “什么!那怎么可能!我只是怕傷了你這樣漂亮的小姐姐罷了!既然你硬要將如此寶物送給我,我又怎么能不答應!”

    任平安被魏紫煙鄙視的眼神看的再也受不住激將。

    其實也是心里的貪欲占了上風。

    “那就開始吧!”

    魏紫煙見任平安答應,怕他反悔立刻翻身跳上了擂臺。

    “銀狼先生看你的了?!?br />
    任平安這才期待的看向了銀狼。

    “我可以上去,但是我不能保證一定能贏?!?br />
    銀狼一臉慎重的丟下了一句話后也上了擂臺。

    “唉???”

    丟在原地的任平安一臉的呆愣。

    銀狼的意思竟然是沒有完全的把握!

    難道真的是上當了?

    
刘伯温三肖中特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