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都市之天降仙緣 > 0192 鴻蒙紫氣
    天空中顏玉清的身影被金色巨傘發出的無盡的劍雨刺的千瘡百孔。

    難道顏玉清真的就這么的敗了嗎?

    全場的靈山弟子們都露出了遺憾的神色。

    不過這也是在大部分人的預料之中。

    畢竟這是顏玉清挑戰的第三個仙家傀儡。

    一開始就沒有人認為顏玉清可以輕易的戰勝這第三個仙家傀儡。

    因為第三次挑戰的傀儡的實力幾乎已經是第一次挑戰傀儡是的1倍。

    所以顏玉清的失敗也算是在預料之中。

    此時只有吳師兄和朱絕的眼神沒有放松下來。

    反而是更加嚴肅認真的注視著金色巨傘下無盡劍雨中看似千瘡百孔的顏玉清。

    因為那無盡劍雨此時竟然像是無窮盡一般的仍然是在向著空中發射。

    射空的劍雨更是盡數的落在了地下。

    將地面硬是射出了一個深不見底的大洞。

    此時所有人也是意識到了不對。

    金色巨傘下被刺的千瘡百孔的顏玉清的身影完全的破碎了開來!

    像是破碎的鏡子一般片片灑落,這三個顏玉清身影竟然都是幻象!

    “惆悵舊游無復到?!?br />
    一位絕世芳華的曼妙身姿出現在了劍雨中。

    姿態悠閑如同雨中漫步,卻又如仙人一般片雨不沾身。

    明明那無窮的劍雨如同真的雨水一般不留絲毫縫隙的射向了顏玉清。

    但是偏偏就是射不到那如同閑庭漫步的優雅身姿。

    似乎那優雅的身姿根本就不在這一片的空間中。

    似乎所有人看到的只是她在空中殘留下的映像。

    無盡的劍雨根本耐何不了如滴仙下凡的顏玉清。

    于是那金色的巨傘有了新的變化,劍雨仍在不斷地射下。

    但是金色的巨傘也開始旋轉,然后竟是向顏玉清一把蓋了過去。

    在金色巨傘下顯得無比渺小的顏玉清根本無法躲避。

    無論顏玉清如何姿態悠閑,但是也無法逃過如此無死角的大范圍掩蓋。

    顏玉清滴仙人一般的身姿竟是被那金色巨傘一把收了進去。

    收了顏玉清的巨傘也隨之再次變小了慢慢的落入了再次出現的北方多聞天王形象的仙家傀儡手中。

    全場一片的安靜,顏玉清這次是真的輸了?

    可是那北方多聞天王形象的仙家傀儡持著金色寶傘居然是一動不動的站立在了場地中間。

    寶石雕刻的眼珠子里閃出了異樣的光芒,似乎是在探測著什么。

    顏玉清竟然還沒有??!

    但是場地中間也沒有發現顏玉清的身影,那么顏玉清究竟去哪了?

    “會須登此出塵泥?!?br />
    一聲淡淡的輕喝傳遍了全場。

    顏玉清人劍合一的身影出現了,竟然是在北方多聞天王形象的仙家傀儡背后。

    一出現便是全身化為一道氣勢絕倫的劍光一往無前射向了北方多聞天王形象的仙家傀儡。

    轟!

    劇烈的爆炸聲傳遍了全場。

    但是卻看不到真正爆炸的火光。

    顏玉清的青桐靈劍抵在了金色寶傘的傘尖上。

    雙方的身影瞬間都是如時空靜止一般的凝立在了那里。

    只是雙方周圍的空氣卻是在詭異的扭曲著。

    其實這只是一瞬間,只是速度太快給人造成的錯覺。

    空氣猛地向顏玉清和北方多聞天王形象的仙家傀儡之間塌陷。

    雙方的身影突然全都消失了。

    雙方原先所立的地方出現了一個方圓數米的大洞。

    而大洞上方的空氣卻仍然是在詭異的扭曲著糾結著,似乎那片空間都受到了一定的破壞。

    顏玉清和北方多聞天王形象的仙家傀儡的身影再次出現卻都是在半空之中。

    雙發的身體周圍無形的氣勢竟然是如同烈焰燃燒一般的圍繞在周圍。

    即使是普通人的肉眼恐怕都能清晰可見。

    雙發靜止在半空中互相凝視,似乎正在醞釀著更大的絕招。

    只是讓人不解的是,顏玉清應該只是筑基后期或者是筑基圓滿卻已經是如同金丹真人一般的憑空穩穩的站立在半空中。

    “莫非顏仙子已經是金丹真人了???”

    “看其身體周圍的氣息凝練流動自然,卻還沒到金丹真人的固本培元,應該還不是?!?br />
    “可是看那氣勢竟然應經是超越了普通的金丹真人??!”

    “畢竟是打敗過兩次仙家傀儡超級仙苗??!”

    “天賦絕倫,越階戰金丹!”

    “如能得到如霜仙子的青睞,那可真的是三生有幸??!”

    底下的各大靈山弟子們全都是驚嘆不已。

    那蜀山吳師兄也是一臉欽佩感慨的微笑站在原地。

    只有朱絕是一臉的糾結。

    “想要追上大師姐真的很難??!”

    齊芳深吸了一口氣。

    “大師姐威武!大師姐加油!”

    華仙兒更是在興奮的大呼小叫。

    “玉清姐姐的真正實力真是深不可測!”

    魏紫煙也是滿臉欽佩的低聲說道。

    “顏師姐真是讓人欽佩!”

    連白淺酒都是滿臉的欽佩之色。

    “梧桐沐清秋!”

    隱約間朱絕聽到了顏玉清的低語。

    飄飛在顏玉清身邊的青桐靈劍閃過了一絲光芒。

    那光芒流向了顏玉清,顏玉清的身子頓時沐浴在燦爛的炫光之中。

    北方多聞天王形象的仙家傀儡手中金色的寶傘發出了一道黃色的光速瞬間射在了顏玉清周圍炫光之中。

    卻是泥牛入海毫無效果。

    所有的光芒消失,恢復了全盛狀態的顏玉清再次出現在了半空中。

    “九華如劍插云霓,青靄連空望欲迷。北截吳門疑地盡,南連楚界覺天低。龍池水蘸中秋月,石路人攀上漢梯。惆悵舊游無復到,會須登此出塵泥?!?br />
    一首縹緲仙氣的詩詞也是九華八絕劍的口訣從顏玉清的口中輕輕吟出。

    半空中顏玉清的身影再次消失。

    北方多聞天王形象的仙家傀儡身周卻是閃爍起了不斷竄動的光華。

    金色的寶傘在北方多聞天王形象的仙家傀儡頭頂展開。

    黃色的光芒完全的護住了北方多聞天王形象的仙家傀儡。

    并且高速旋轉著升起了沖天的光柱。黃色光柱不斷的周圍擴散著,將空中的空氣都扭曲了起來。

    似乎要將四周的一切都攪碎。

    但是隨著顏玉清的吟出的詩詞。

    無數的劍光和白色的身影不停的穿梭在北方多聞天王形象的仙家傀儡的周圍。

    那黃色的沖天光柱根本不能阻止顏玉清的身影。

    正是詩出則劍氣縱橫千萬里,白衣飛舞彩云間。

    詩收則一劍光寒九重天,漫天光彩盡破滅。

    絢麗的光彩猛然爆發,北方多聞天王形象仙家傀儡的寶傘發出了黃色守護光芒盡數破碎,身影也在這片光彩中消失。

    無盡的光彩中只留下了顏玉清那無限風采的勝利背影。

    顏玉清的身影慢慢的落回了挑戰之前所站立的位置。

    全場鴉雀無聲,都是震驚無比欽佩至極的看著這無人能比的絕世女子。

    顏玉清靜靜的看向了蜀山的吳師兄。

    眸子里卻是毫無波瀾。

    “我明白了!我還是差了點,現在還是配不上玉清你??!”

    那蜀山的吳師兄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眼神有些黯淡。

    “原來是這樣!”

    “如霜仙子之所以沒有當面拒絕竟然是為了證明自己比吳師兄更勝一籌!”

    “這樣的話,似乎吳師兄現在的確還不夠資格追求如霜仙子??!”

    “不會的!吳師兄只要在戰勝一個仙家傀儡不久可以了么?”

    “可是看樣子吳師兄根本沒打算再去挑戰仙家傀儡??!”

    “那是當然,剛才吳師兄雖然戰勝了仙家傀儡,事實上已經是盡了全力?!?br />
    “就是,沒看吳師兄是受了重傷回來的么?”

    “是??!既然沒把握戰勝下一個仙家傀儡,吳師兄自然不會盲目的上去挑戰?!?br />
    “唉!就是可惜了一對天造地設的璧人?!?br />
    “恐怕不能這么說了,畢竟現在吳師兄比起顏師姐可是有差了一籌??!”

    “..........”

    此時震驚過后的靈山弟子們又開始小聲的議論起來。

    吳師兄只能是面露苦笑的黯然看著顏玉清。

    顏玉清沒有說話,只是收回了自己的眼神。

    一個托盤慢慢的飛到了顏玉清的面前。

    上面卻是一個白玉的小瓶子。

    瓶子上有紅色的瓶塞,似乎里面裝著某物。

    顏玉清淡然的拿起了玉瓶打開了瓶塞。

    一縷紫色氣息猛地自玉瓶中竄出,在所有人不及防之下瞬間就從顏玉清的口鼻間鉆入了顏玉清的身體。

    “玉清!”

    最近蜀山吳師兄立刻大急的驚呼而出就欲一把抓住顏玉清的皓腕。

    但是卻被顏玉清下意識的躲避了開去。

    “你怎么樣了?”

    但是顏玉清躲開的皓腕卻落入另外一只大手之中。

    卻是朱絕見到異況竟是想也沒想的瞬間趕到了顏玉清的身邊抓住了顏玉清躲開吳師兄的皓腕。

    “我沒事?!?br />
    顏玉清見到自己的手腕被朱絕抓住竟是沒有絲毫的掙扎,反而是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

    此時的蜀山吳師兄卻是怔在了原地看著顏玉清發愣。

    “真的沒事?”

    朱絕意識到了自己舉動的不妥連忙放開了顏玉清的皓腕,但還是忍不住皺著眉頭又追問了一句。

    “這應該是鴻蒙紫氣,對我大有好處,怎么會有事?!?br />
    顏玉清收了淡淡的笑容恢復了平靜,瞳孔里卻是有一絲的欣慰。

    “竟然是天地之初的鴻蒙紫氣!”

    趕到顏玉清身邊的齊芳驚呼出聲。

    而朱絕也在齊芳驚呼出聲后默默的向后退去。

    顏玉清注視著朱絕,眸子里的一絲欣慰變成了一絲的黯然。

    
刘伯温三肖中特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