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都市之天降仙緣 > 0230 一見如故
    秦紅姑竟然當場被打哭了!

    現在這情況該怎么辦?

    擂臺上的華仙兒愣住了,看著秦紅姑顯得手足無措起來。

    鏡花山莊三樓隔間里卡德爾夫更是狠狠的瞪著朱絕。

    “呵呵!我師妹都已經被你師妹打哭了,我想就不用在向令師妹道歉了吧?”

    卡德爾夫皮笑肉不笑的盯著朱絕說道。

    “不用,不用了,本來就不用的?!?br />
    朱絕心里寒毛直豎,滿臉尷尬。

    “我說卡德爾夫你別不服氣,華師妹都已經是收下留情了,看那模樣恐怕根本就未盡全力?!?br />
    窮三卻是回過頭來撇撇嘴道。

    “你教的?”

    卡德爾夫卻是不理窮三,而是盯著朱絕突兀的問道。

    “這個!這個....還是仙兒師妹她自己的實力?!?br />
    朱絕滿心尷尬也不知道該怎么說清楚。

    “你可知道,我那師妹在這場比試中也是同樣的沒有發揮出全部的實力,不是因為收下留情,而是完全的被華師妹帶亂了陣腳。后面的出招根本無法發揮她真正的實力。甚至連拿手的絕招都沒有放出就已經被華師妹打哭了!”

    卡德爾夫緊緊的盯著朱絕說道。

    “這個!是這樣么!”

    朱絕忐忑的的轉頭看了眼在還在擂臺上無聲哭泣的秦紅姑。

    周圍的旁觀者也無人敢去上去安慰她,因為這很可能會傷了她的自尊。

    “據我說知,華師妹筑基不過是幾個月吧?”

    卡德爾夫幽幽的問道。

    “華師妹筑基的確是幾個月前的事!”

    朱絕點點頭老實的回答道。

    “卡德爾夫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此時的窮三忍不住插口道。

    “我師妹的天賦并不比華師妹差多少,但卻是比華師妹筑基早了3年!”

    卡德爾夫沉聲道。

    “不錯,這個我知道。但那又如何?這只能證明華師妹比你師妹更加天才而已?!?br />
    窮三喝了一口酒隨意的道。

    “窮三,九華靈山的顏仙子你我都很熟悉吧?”

    卡德爾夫收回了自己目光把玩著手里的酒杯又轉換了話題。

    “顏大仙子我怎么可能不熟悉!”

    窮三瞅了卡德爾夫一眼。

    “當年的顏仙子幾乎是公認的修真界第一天才,但卻也是沒有像華師妹這樣短短數月間便有了如此大的進步。而且顏仙子的戰斗風格一向是光明磊落的正面勢如破竹的打敗敵人。按理說她的師妹怎么也不該是這種的戰斗風格?!?br />
    卡德爾夫的目光再次轉向了朱絕。

    “好吧!對不起卡德爾夫師兄!應該怪我,仙兒師妹的確是跟我學了一些不好的東西?!?br />
    聽到這里,朱絕只能無奈的承認了下來。

    “你不用道歉,你的戰斗風格現在看起來是有點別出一格,但是并沒有錯。如果是在戰場上,這樣手段盡出才是最正確的做法。你不見我那師妹即使被打哭在地,也沒有任何一人認為華師妹錯了么?”

    卡德爾夫卻是搖了搖頭道。

    “我說卡德爾夫你唧唧歪歪了半天到底想說什么?”

    窮三不耐煩起來。

    “我只想說,朱絕兄弟絕對是不可多得的奇才。不但見解獨特,戰斗時不拘一格,而且更是能提攜幫助師妹獲得巨大的進步。而我聽說朱絕兄弟更是在九華靈山一鳴驚人,在山門大比中一舉成為了現在九華靈山新一輩中的第二人。這樣的奇才,我怎么能失之交臂呢?”

    卡德爾夫眼露神光的說道。

    “?。??”

    突然的翻轉讓朱絕驚啊出聲!

    “不行!卡德爾夫你別做夢了!”

    窮三卻是反應了過來,立刻強烈的反對道。

    “朱兄弟,我們結拜吧!”

    卡德爾夫卻是不理窮三,而是看著朱絕認真的說道。

    “結拜!”

    朱絕楞在了當場。

    “卡德爾夫!我就知道你在想什么!”

    窮三卻是一聲怒喝。

    “朱兄弟,你考慮考慮,我先下去扶我那師妹起來吧,不然這樣也不是辦法?!?br />
    卡德爾夫笑了笑,說完后就一個翻身從窗口跳了出去。

    此時的擂臺上。

    “秦紅姑你這么大個人了,打輸了竟然還會哭!這成何體統?你不是想耍賴吧!還不趕緊起來?如果不服氣就起來再打過,如果認輸就早點下去?!?br />
    華仙兒從愣神中回過神來,手中靈劍指著秦紅姑一臉鄙視的道。

    而秦紅姑卻好似沒聽見般,只是滿面淚痕一臉癡呆的看著華仙兒。

    “不會真的被吾打傻了吧!”

    華仙兒頓時有些心虛的低聲嘀咕道。

    “師妹,莫要哭了,起來吧!”

    忽然一個魁梧的身影出現在了秦紅姑的身邊。

    “師兄!”

    秦紅姑呆滯的眼神終于有了動靜。

    “唉!不過是輸了一場比試而已,師妹不用放在心上的?!?br />
    魁梧的身影輕輕拍了拍秦紅姑的肩膀。

    “嗚嗚....師兄!我好丟臉,我讓山門蒙羞了?!?br />
    秦紅姑撲進了魁梧身影的懷里蒙頭大哭。

    “我的師妹哪里丟臉了,你可是今日剛剛打過了仙家傀儡,證明了是真正的仙苗。剛才只不過是一時大意而已,不用放在心上。自古以來勝負乃是兵家常事,只要下次贏回來就好了?!?br />
    魁梧身影輕輕拍怕秦紅姑的背安慰道。

    “嗯....師兄,我知道啦?!?br />
    秦紅姑抬起頭淚眼婆娑的低泣道。

    “那就好,我們下去吧?!?br />
    魁梧的卡德爾夫欣慰的道。

    “華仙兒!今天我認輸了。你的確很強,但是我不會輕易服氣的。待到靈山大會之時,我會與你再戰一場,那時我一定會打敗你?!?br />
    秦紅姑抹干了眼淚,回頭看著華仙兒滿臉倔強的道。

    背后的黑色大鵬也向秦紅姑的背后飛去,然后變小直至不見,也不知道是藏去哪里了。

    同時華仙兒手中的銀月靈劍漂浮而起,一個轉圈后慢慢的變小插回了華仙兒的高馬尾上。

    變成了一只銀色的劍型發釵。

    “吾會等著你的?!?br />
    華仙兒收回了靈劍一臉高傲的道。

    “師妹走吧,我要介紹一個人讓你認識?!?br />
    “是,師兄?!?br />
    秦紅姑轉身跟你在了卡德爾夫身后。

    卡德爾夫也不顧周圍的那些天才們,直接帶著秦紅姑越到了空中,直接從擂臺上又跳回了鏡花山莊三樓的窗戶中。

    “這個突然出現的洋人大胡子大叔是誰?”

    這時候魏紫煙才小聲的問身邊的齊芳道。

    “這是天山的大弟子卡德爾夫,雖然是個洋人,但卻是個不出世的天才。只是為人比較低調,從不顯山不露水。從不和人比斗爭勝,也不喜歡參與一些大的活動。就連這次的精英私下聚會也不愿意參加,只是和普通弟子混在一起。但是他卻喜歡自作一些稀奇古怪的法器,而且很有成果。有很多的作品被人追捧,所以他的名氣一樣很大。但是他的真正實力卻是深藏不露,但是應該不會差這些天才們多少?!?br />
    齊芳輕聲的說道。

    “修真界竟然還有這么深藏不露的洋人大叔!”

    魏紫煙大為驚訝。

    “修真界沒什么是不可能的?!?br />
    另一邊的顏玉清淡淡的接了一句。

    沒想到顏玉清會接話,魏紫煙一愣。

    然后就若有所思的低下了頭去,安靜了下來。

    齊芳看了一眼顏玉清點點頭不在說話。

    “現在還有人認為吾是自吹自擂騙人了么?還有人認為紫煙的實力也是假的么?”

    此時華仙兒在擂臺上環視了一圈周圍的天才嗎,冷冷的大聲問道。

    “華仙子的實力有目共睹,哪有人還敢懷疑華仙子的實力!”

    逍遙書生陶浪當即的大聲的道。

    “如是還有人不服,吾就在這里,接受一切的挑戰?!?br />
    華仙兒卻是不理他,繼續冷冷的說道。

    “華師妹下來吧,我相信不會有人在懷疑你的實力了?!?br />
    蜀山吳師兄也是微微一笑朗聲道。

    “??!吳師兄!好,好的,吾下來了?!?br />
    華仙兒見到吳師兄說話,竟然是臉色微紅,然后就似乎是有些羞澀的下了擂臺。

    “咋就差距這么大呢!”

    逍遙書生陶浪搖著折扇一臉不服的低聲嘀咕著。

    鏡花山莊三樓的隔間中。

    朱絕有些尷尬的面對著對面的一個黑衣嬌小光頭女子。

    正是被卡德爾夫帶回來的秦紅姑。

    “師妹,我要介紹給你認識的人就是他?!?br />
    卡德爾夫指著朱絕說道。

    “這位是?”

    秦紅姑疑惑的看看自顧喝著酒的窮三,又看了看此刻顯得平平無奇的朱絕。

    “這位兄弟天賦奇才,今日和我一見如故,師兄我正打算和他結為異性兄弟?!?br />
    卡德爾夫笑吟吟的道。

    “能被大師兄一見如故的人一定不同凡響,師妹現在這里恭賀大師兄了?!?br />
    秦紅姑一愣,然后含著笑意的道。

    “恭賀什么?我可沒同意呢!”

    一邊的窮三忍不住一臉不爽的接口道。

    “窮三!我師兄結拜為什么需要你同意?”

    秦紅姑一臉茫然。

    “哼!”

    窮三也不回答只是哼了一聲喝起了酒來。

    “師兄這是怎么回事?”

    秦紅姑只好將不解的目光轉向了卡德爾夫。

    “那是因為我這一見如故的兄弟先和這窮三結義在先了?!?br />
    卡德爾夫有些苦惱的回答道。

    
刘伯温三肖中特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