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都市之天降仙緣 > 0244 喝交杯酒
    “不知道,還有沒有哪位師兄想要上臺玩一玩?”

    仙姿飄然的趙婉終于輕笑著發聲道。

    周圍的天才們互相看了看,也想確定一下是不是還有人有什么別的想法,

    “看來這次終于是可以回去商議大事了?!?br />
    吳師兄淡淡的一笑道。

    “我想這下也該不會有人,還想要上臺比試一番了吧?!?br />
    陶浪也是大聲的說道。

    “趙仙子現在這件大事應該早就傳的沸沸揚揚了,不如我們還是去大堂和眾師兄弟們一起商議吧?!?br />
    吳師兄朗聲提議道。

    “吳師兄說的對,這本應該就是這次聚會的目的才對?!?br />
    趙婉微笑著點頭。

    “那還等什么,我們該回去商議大事了?!?br />
    陶浪立刻搖著折扇說道。

    這時候顏玉清抱著白玲瓏卻已經一言不發的向鏡花山莊走去。

    齊芳和華仙兒自然是跟在了顏玉清的身后。

    魏紫煙當然也不會留下。

    其他人一見,都是相視一笑,一起向鏡花山莊行去。

    而之前追著窮三回到隔間的卡德爾夫正一臉熱切的看著朱絕。

    “朱兄弟,窮三他已經不阻擾我們結拜了!不知道你考慮的如何?不如我們現在就選個地方結拜如何?”

    卡德爾夫一臉激動的對朱絕說道。

    叮叮....

    可還沒等到朱絕回答,卡德爾夫的口袋中就突然響起了一陣奇異的鈴聲。

    卡德爾夫激動的臉色頓時一變。

    “兄弟你等等,我先接個比較特殊的電話?!?br />
    卡德爾夫忙說道,一邊拿出了一只特殊的手機。

    “什么?藍武士戰甲出現了重大問題!”

    卡德爾夫接聽沒多久,就忍不住地驚呼出聲。

    “很嚴重?戰場上下來的立刻進行緊急維修,我這就來?!?br />
    卡德爾夫仔細傾聽電話后,嚴肅的對著手機說道。

    “朱兄弟,我有要緊事要處理,只能先走了,結拜的事看來只能等到下次了?!?br />
    卡德爾夫掛斷了手機,一臉遺憾的對朱絕說道。

    “卡德爾夫師兄,你有急事就先去吧。這事下次再說也不急?!?br />
    朱絕連忙說道。

    卡德爾夫神色凝重的點點頭,就急匆匆的向大堂后方走了出去。

    應該是是從鏡花山莊的后方離開了這里。

    但是隔間中秦紅姑卻是留了下來。

    并且一直用著奇異的眼神不停的盯著朱絕。

    “不知道秦師姐還有何指教?”

    朱絕被盯的渾身不自在,忍不住開口問道。

    秦紅姑也不說話卻是舉起了一杯酒對著朱絕微微一晃,然后一飲而盡。

    朱絕見此也只好拿起了一杯酒。

    “我們結為道侶吧?!?br />
    秦紅姑這時才滿臉認真的說道。

    “噗!”

    朱絕口中的一口酒噴向了對面的秦紅姑。

    “噗!”

    靠在窗戶邊的窮三卻是一口酒噴向了朱絕。

    當然對于修真者來說,這樣的突然的事故是不會帶來困擾的。

    這種不含靈氣噴出酒液還在半空中就已經被秦紅姑手中空著的酒杯收了進去。

    當然這只是朱絕口中噴出的酒。

    窮三口中噴出的酒卻是被朱絕胸口突然伸出來的一只穿著金色鎧甲的纖巧手掌給拍了回去。

    只是回去的酒液卻是被灌住了少許靈力。

    卻又沒有威脅,頓時將猝不及防的窮三被淋了一頭一臉。

    “我主不受他人之辱!”

    同時朱絕的胸口傳來了一個低沉的女聲。

    隨后穿著金色鎧甲的纖巧手掌就在此的消失在了朱絕的胸口。

    窮三目瞪口呆的瞪著朱絕的胸口!

    “這是什么防御法器!這么犀利!甚至都可以開口說話了?難道是靈寶!”

    顧不得滿臉的酒水,窮三滿臉驚訝的問道。

    秦紅姑也是同樣滿臉驚訝的看著朱絕。

    “??!這個可不是什么靈寶!只是我在仙家寶庫中帶出來的一個傀儡,所以才能說話?!?br />
    朱絕看著窮三滿臉酒水的模樣有些尷尬的解釋道。

    “仙家寶庫的傀儡!難怪這么強悍,竟然可以主動的從乾坤袋中出現保護主人。唉!等等!你說你這是從仙家寶庫中帶出來的???”

    窮三先是了然,然后突然再次轉為驚訝的問道。

    “朱師兄竟然也打過了仙家傀儡!為何沒有人知道!”

    秦紅姑也是更加驚訝的看向了朱絕。

    “我打的時候,剛好沒人看見而已?!?br />
    朱絕笑了笑,隨意的說道。

    “是這樣??!不過想想,我兄弟能打過仙家傀儡有啥好稀奇的!我這真是大驚小怪了?!?br />
    窮三卻是忽略了朱絕之前不小心的一個口誤。

    “朱師兄的師妹和徒弟都能輕易的連勝仙家傀儡,朱師兄若是告訴我能和顏大仙子一樣的戰勝第三個仙家傀儡我也是相信的?!?br />
    秦紅姑也是眼中閃著異光的盯著朱絕說道。

    “哈哈,我也相信我兄弟是有這份能力的?!?br />
    窮三哈哈大笑著在身上一拍,身上的酒水便在胸前聚成了一個小水團。

    “上好的靈酒,可不能浪費了?!?br />
    然后窮三張口一吸,口中的酒水團竟然又被窮三吸進了口中。

    “這靈酒既然是朱師兄敬我的,我自然是要欣然接受的,就當是朱師兄答應做我道侶的交杯酒吧?!?br />
    這時候秦紅姑也是輕輕一笑說道,然后也是張口一吸,剛才接住了朱絕噴出的酒水的那只酒杯中就飛出了一道水線。

    眼看著就要吸入秦紅姑那崛起的櫻桃小嘴中。

    朱絕當然不能讓這么莫名其妙的情況繼續下去。

    趕緊也是張口一吸,就想將那酒水吸回自己的口中!

    空中的的酒水也是立刻拐了個彎向朱絕口中飛去。

    “朱師兄!既然已經是敬出去的酒了,怎么還可以反悔收回?”

    秦紅姑頓時眼角一豎,有些不滿的道。

    隨著秦紅姑的說話聲,那道酒線就不停的扭曲著如一條蛇一般再次回過了頭向秦紅姑的嘴里飛去。

    “剛才只是一時失態,秦師姐不要誤會?!?br />
    朱絕連忙無奈的解釋道。

    那道酒線扭動的更急,片刻間就又掉過了頭去。

    但是這次卻是在剛掉頭的瞬間又扭了回去。

    “我看不這么認為,這酒我還是要喝下去的?!?br />
    顯然是秦紅姑并不罷休。

    “秦師姐這真的是誤會?!?br />
    朱絕只好又加了一分靈力。

    結果在雙方互不相讓的情況下,空中的酒線就如同一條跳舞的蛇一般舞動了起來。

    “嗯!”

    帶頭進入了鏡花山莊三樓大堂的顏玉清注意到了這邊的動靜。

    卻是見到了秦紅姑似乎正和一位陌生的男子在酒桌上較勁,而窮三則在旁邊滿臉興致的喝著酒。

    然后顏玉清就若有所覺的仔細盯著那看似陌生的男子。

    “咦!”

    然后就是顏玉清身后的華仙兒用驚疑的目光看向了那邊。

    “呀!師....”

    隨后上來的魏紫煙驚訝的捂住了小嘴。

    “這人的身形怎么有點熟悉?”

    齊芳也是看著那邊皺起了眉頭。

    “這火爆脾氣的秦紅姑又是和誰杠上了?”

    進入了大堂的趙婉輕笑著說道。

    這時候在外的各大靈山弟子們幾乎都已經進入了大堂。

    “秦紅姑又遇到對手了!”

    陶浪搖著折扇驚訝的道。

    “這位陌生的師兄不知道是那座名山的高徒,竟然可以和秦師妹一較高下?!?br />
    吳師兄也有些疑惑的道。

    朱絕雖然還在和秦紅姑爭著酒水,卻也感覺到了注視在自己身上的目光。

    在一片目光的注視下,卻有一道清冷的目光讓朱絕心頭一顫。

    灌注酒水中的靈氣自然又就散了。

    頓時一道酒線彎了一道孤行飛入了秦紅姑張開的櫻桃小口中。

    “咯咯!這交杯酒我可算是喝下去了,這就算是朱師兄同意做我的道侶了吧?”

    秦紅姑小嘴一泯咯咯笑道。

    聽到了秦紅姑的說話,不遠處的顏玉清頓時眼神一冷。

    同時被顏玉清注視的朱絕也是遍體一寒。

    “秦師姐說笑了,結為道侶這樣的大事怎么能這么兒戲!而且這樣的也不算交杯酒吧!更何況你我都還不怎么熟悉,哪有剛見面不久就結為道侶的道理?”

    朱絕連忙有些著急的說道。

    “哪里兒戲了?我可是很重視的,深思熟慮過后才提出的。在說在修真界中你我只要情投意合,立刻結為道侶有何不可?我師兄也不過是在今日剛認識你,不也是要和你結拜為兄弟么?當然你若是已經有了道侶,我也是不介意的,我想我們一定會好好相處的?!?br />
    秦紅姑卻是眼角一挑,極為認真的道,最后甚至還捏了捏拳頭。

    “但是我介意!”

    朱絕還沒來得及說話,一個清冷的聲音就先一步的傳了過來。

    眾人看向了清冷聲音的主人,正是清麗脫俗一臉寒霜的顏玉清。

    “顏大仙子!”

    秦紅姑也驚訝的看向了顏玉清。

    “你性格高傲,脾氣火爆,爭強好勝,不是道侶的好人選,所以我介意?!?br />
    顏玉清一個蓮步間,來到了朱絕的身邊,盯著秦紅姑還沒放下的拳頭冷冷的道。

    “顏師姐你又不是他的道侶憑什么多管閑事!”

    秦紅姑下意識的收回了拳頭,但口中還是不服氣的爭辯道。

    “這是我的二師弟,他的事就是我的事,怎么是多管閑事?”

    顏玉清的眼神一冷。
刘伯温三肖中特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