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都市之天降仙緣 > 0249 情況不對
    “以上皆是今日打敗了仙家傀儡的仙苗,修真界的超級天驕。未來的修真界必將在他們的帶領下大放異彩,走上高峰?!?br />
    謝青黛略微激動的對所有人說道。

    頓時全場報以了最熱烈的掌聲。

    “今日不但是要和各位師兄師姐慶祝修真界今日仙苗輩出這一盛事,還有一件大事要和各位師兄師姐們商議?!?br />
    等到場上安靜了下來,趙婉站了起來一臉嚴肅的說道。

    “不知道是何大事需要我等一起商議?!?br />
    立刻有人站起來問道。

    “這件大事還是讓不遠萬里前來的傳達者,銀狼先生還請你來和大家當面說吧?!?br />
    趙婉的目光看向了剛剛踏入了鏡花山莊三樓的一位銀發冷酷男子。

    正是再次回到這里的銀狼。

    銀狼一進來環視一下在座的所有人后,猛的一愣,卻是將目光直直的盯在了顏玉清的身上。

    “我代表世界各國的年輕強者向貴國修真者中的年輕一輩發起挑戰,年齡60歲以下,地點蓬萊仙島,時間三個月后的五月一日?!?br />
    聽到了趙婉的話聲后,銀狼才醒過神來大聲的說道。

    “哼!小小蠻夷也敢來挑戰我修真界的威嚴!”

    清瘦道人茅山大弟子張一物直接就是一聲冷喝。

    “我只想知道華國修真者可敢應戰?”

    銀狼沒有看張一物,而是又深深的看了顏玉清一眼后才冷聲道。

    “五月一日我必將登臨蓬萊仙島與你們這些所謂各國年輕強者一戰?!?br />
    張一物當場就答應了下來。

    銀狼又將眼光慢慢的轉向了顏玉清。

    “我也很想會會國外的這些強者呢?!?br />
    趙婉輕笑著道。

    “到時候,我也會去見識一下各國的年輕豪杰?!?br />
    蜀山吳師兄附和的點點頭。

    “看我到時候將這些什么所謂的強者都打趴下?!?br />
    陶浪搖著折扇不屑的說道。

    “阿彌陀佛,佛家之人不做無謂爭斗,貧僧就不去湊這個熱鬧了?!?br />
    少室靈山的七苦卻是輕微搖了搖頭。

    “你這和尚總是這么婆婆媽媽的,你不去就算了,我可是要去湊這個熱鬧的?!?br />
    隔間中的窮三卻是大聲的說道。

    接下來周圍的天才子弟們大部分都是表示了要去蓬萊仙島一戰的決心。

    “既然大部分的師兄師姐們都有了決定。那么銀先生,我們修真界正式接受了你們的挑戰。你可以將我們的決定傳達回去了,五月一日,修真界的年輕修士們將在蓬萊仙島與各國強者一決高下?!?br />
    趙婉此刻變得英氣勃勃地的看向了銀狼。

    銀狼點了點頭,從耳朵中掏出了一個小小的耳塞,然后一把捏碎了。

    “這里的情況,我已經傳回了超凡聯盟了。我現在也非常期待五月一日的挑戰。我已經完成了這次來到貴國的主要任務,但是我還有一物要交還給這里的一位小姐,另外還要感謝一位真正的強者?!?br />
    銀狼的目光再次看向了顏玉清那邊。

    “不知道這位銀狼先生是要交換何物,感謝哪位強者?!?br />
    趙婉輕皺著眉頭問道。

    “首先我要將這塊玉牌歸還給這位小姐,這是這位小姐在公平比試中贏回去的,所以我必須交還?!?br />
    銀狼盡量平靜的走到了朱絕這邊的隔間,掏出了雕刻著趙婉頭像的玉牌交給了魏紫煙。

    “嘻嘻,終于讓我拿回來了!”

    魏紫煙難掩喜色的接過了玉牌。

    “咦!”

    “咦!”

    ...

    連續幾聲輕輕的驚訝聲。

    在座的可都是修為不凡的超級天才,那玉牌雖不大,但是在銀狼交到魏紫煙手上的一瞬間。

    還是有好幾個人發現了玉牌上的雕像。

    就連趙婉本人都看清楚玉牌上的雕刻的自己。

    此時正驚疑不定的看著魏紫煙手中的玉牌。

    “另外我一定感謝你,尊敬的強者,謝謝你當初救我一命?!?br />
    此時銀狼難掩激動的對著顏玉清就是深深的一彎腰。

    “你是???”

    顏玉清帶著點詫異的看向了銀狼。

    銀狼一進來就一直盯著她看,本來已經引起了顏玉清的不滿。

    卻沒想到銀狼會過來感謝救命之恩。

    可是顏玉清的腦海里卻是對銀狼毫無印象。

    “尊敬的強者,當時也許只是你順手將我從被困得船艙中拉了出來,可能根本不會記住那時還很渺小的我,但是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救命恩人的容貌?!?br />
    銀狼目光灼灼的看著顏玉清一臉的激動。

    “船艙!莫非你是那一只艦隊中的一員?”

    顏玉清這才回憶起了一點記憶中的印象。

    “不錯,如果不是尊敬的強者你,當時的慷慨,我們那一只艦隊就真的會全軍覆沒了?!?br />
    銀狼感慨的道。

    “當時應該有很多你的戰友因我而亡,你不恨我么?”

    顏玉清淡淡的問道。

    “戰場交鋒損傷在所難免,但是尊敬的強者卻能在戰勝后,愿意拯救失敗的敵人才是最難能可貴的高貴品德。所以我非常的感謝你?!?br />
    銀狼神情肅穆的說道。

    “你不用謝我,修真者本就沒有殺害失去反抗之力的敵人這種習慣,我相信在做的這些強者們在同樣的情況下都會和我做同樣的事?!?br />
    顏玉清輕撫著白玲瓏搖了搖頭道。

    “但是救了我的卻是尊敬的強者您,如果您允許的話,請容許我做您的追隨者?!?br />
    銀狼竟然曲下了一條腿半跪在地俯首在了顏玉清的面前。

    全場頓時一片安靜,沒想到這銀狼竟然直接的要在眾人面前追隨顏玉清!

    “我不需要什么追隨者,你還是回到需要你的地方去吧?!?br />
    顏玉清也是微微一愣,然后就是輕輕的一抬手。

    一股柔和的力量就將銀狼個托了起來。

    銀狼略一用力,竟然沒有跪下去,臉上的震驚之色一閃而逝。

    “或許你認為我還不夠資格做你的追隨者,那么我就在五月一日那天證明我的價值吧?!?br />
    銀狼見跪不下去也就沒有掙扎糾纏,而是順勢而起大聲的道。

    然后就毅然的轉身大步向樓下走去。

    那堅定的步伐顯示了他不可動搖的決心。

    “看來這次的大事就這么定下了。五月一日就讓我們齊聚蓬萊仙島向世界各國展示一下我們華國修真界的風采吧?!?br />
    銀狼走后,趙婉站了起來大聲的宣布道。

    “定要打的那些所謂的各國強者哭爹喊娘?!?br />
    陶浪第一個的站起身來響應。

    “決不能讓世界各國小瞧了我們修真界?!?br />
    吳師兄也是義正言辭的道。

    “說得好,一定要這些個番邦子弟知道我們的厲害?!?br />
    茅山的張一物大聲的說好。

    “到時我也是想要好好的看看這些各國的強者都有些什么厲害的地方?!?br />
    池一劍也笑著說道。

    “現在我們商議一下細節問題吧,總不能他們隨便上來一個人我們就要大張旗鼓的派出們之中的強者去迎戰,我們不如先商量個章程出來?!?br />
    趙婉輕笑著提議道。

    “趙師妹說得對,也不用太過高看了這些洋人,說不定我們這邊隨便派出一位師弟上前,就已經讓這幫洋人下不了臺了?!?br />
    窮三在這個時候用玩笑的口吻大聲的說道。

    “宋師兄你還是太看得起他們了,哪里用到師弟們動手,我看啊就是這里的師妹們上去也是要讓他們丟盡了面子了?!?br />
    陶浪也跟著起哄的道。

    “不要太過小看了敵人?!?br />
    這時候顏玉清忽然淡淡的說了一句。

    聲音雖輕,但是卻傳遍了全場。

    “還是顏師姐說的對,我也不要太小看了對手,現在還是商量一下具體怎么安排吧?!?br />
    趙婉立刻順著說道。

    接下來就是一番熱烈的討論。

    在這個全程中,朱絕卻是一直低頭喝酒好似全然無關一般。

    全程氣氛熱烈,各派靈山弟子都參與了討論。

    正當氣氛達到最**的時候,朱絕對面一直不能動彈的秦紅姑卻突然砰的一聲倒了下去。

    朱絕頓時一愣,有些詫異的瞟了瞟顏玉清。

    然后朱絕的臉色變了。

    因為朱絕發現顏玉清也是略微詫異的看了過去。

    顯然秦紅姑摔倒并不是顏玉清的問題。

    只是顏玉清臉上卻也在這時出現了一片潮紅,額頭上也在冒著些微的冷汗。

    這情況很不對!

    朱絕又望向了齊芳和華仙兒以及魏紫煙。

    然后發現她們的表情雖然正常,此刻也正詫異的看著摔倒的秦紅姑,但是同樣是面色潮紅。

    根本不像是正常的臉色。

    而已經摔倒的秦紅姑臉上更是爬上了詭異的紅色紋路。

    但是眼珠卻是還在轉動,手指也在抽動,呼吸也算平穩。

    像是中了某種限制靈力和行動的法術或手段。

    朱絕立刻又將目光轉向了四周,大部分的靈山弟子們臉色都還是正常的。

    但是那些被潔白的蓮花點過名的人的臉色全都是散發著不正常的潮紅。

    一開始不注意的話還很可能會誤會成酒后的潮紅。

    但是意識到不對的朱絕卻是知道這肯定是出了問題。

    華仙兒的酒量朱絕是清楚的,絕不會因為這幾杯酒就有了這樣異常的臉色。

    更何況是只有這些被點過名的天驕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而且朱絕還注意到連酒杯都沒有碰過的少室靈山七苦也是臉上同樣的帶著不正常的潮紅。

    
刘伯温三肖中特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