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都市之天降仙緣 > 0272 在遇趙婉
    最后這柄秋水劍以6000靈幣的高價拍出。

    “哇!一品下品靈劍就這么貴了嗎!”

    魏紫煙忍不住驚聲低呼道。

    “這算什么,比起我的銀月靈劍也不知道差了多少?!?br />
    華仙兒卻是不屑的道。

    “呵呵,九華靈山的底蘊自然不是這樣的拍賣會可以比的?!?br />
    一邊的葛老頭忍不住笑道。

    “不是說有火系上品秘法么?怎么還不上來!”

    胖老頭李幸福卻是急著道。

    “是我要買給徒弟的,你急什么?”

    葛老頭瞪了一眼胖老頭李幸福道。

    “我這不也是為咋們這好徒弟著急么?!?br />
    李幸福理直氣壯的道。

    “兩位真人如此看重我那不屑孫子了,晚輩真是感激不盡??!”

    周山公一臉感激的道。

    “兩位師傅真是高風亮節!小徒感激不盡,唯有以后盡心孝順幾位師傅?!?br />
    周居中一見也連忙奉承的道。

    “你能在明年的靈山大會上有所表現就是對我們最大的回報了?!?br />
    胖老頭李幸??粗芫又姓J真的道。

    “我一定努力,以我的天賦一定要一鳴驚人?!?br />
    周居中一臉自信的道。

    “好孩子!”

    周山公一臉欣慰。

    “下面是一件戰甲,高級法器,黑鐵輕甲,重3斤7兩,自帶中品守護陣法,可擋靈器攻擊,起拍價300靈幣?!?br />
    臺上的老者這時搬出了下一件的拍賣品。

    是一件背心似的黑色輕甲,只能護住胸腹,但是看起來很薄,應該可以穿在衣服里面。

    臺下正要響起一輪新的競價。

    “1000靈幣!”

    胖老頭李幸福卻是立刻大喊出聲。

    全場頓時靜了一靜。

    “1100靈幣!”

    過了一會兒才有人試探的喊道。

    “1500靈幣!”

    胖老頭李幸福立刻又是一聲大喊。

    這下子沒人在繼續跟著叫價了。

    正常情況下一件高級法器的價格也就1000靈幣左右,李幸福一下子喊道了1500靈幣,自然是沒人在加價了。

    這價格都可以直接的在外面的店鋪中買一件差不多的甚至更好一點的法衣或者是戰甲了。

    “我說李胖子,你花這么多靈幣拍一件沒什么用的戰甲做什么?”

    葛老頭忍不住奇怪的問道。

    “你都打算拍一本秘法送給徒弟了,我還不能送一件護身法器么,修真道路上崎嶇遍地,多一件保命之物總是好的?!?br />
    李幸福正色的說道。

    “真,真是感謝李前輩了?!?br />
    周山公一只手緊緊的捂著胸口一臉感激的看著李幸福。

    此時周山公才明白自己藏著的對散修是天文數字的的財富在這次拍賣里其實不算什么。

    “師傅,真是對我太好了?!?br />
    此時周居中也有點明白幾位師傅是真的打算認真培養自己了。

    心頭也是頗為感動。

    很快的侍者就送來了拍下的戰甲。

    胖老頭李幸福付過靈幣以后就將戰甲遞給了周居中。

    “來!先穿上試試?!?br />
    李幸福溫和的對周居中說道。

    “這就是法寶嗎!”

    周居中兩眼發光的脫掉了外衣,將戰甲穿在了身上。

    “這只是高級法器,真正的法寶可不你現在有實力拿著的?!?br />
    葛老頭有些好笑的道。

    本來看起來略小的戰甲穿在了周居中身上竟是大小剛好。

    周居中活動了下手腳,一點也不影響行動。

    “怎么這么輕!但是看起來像是鐵的,只是穿起來怎么卻像是傳了一件小棉襖一樣的柔軟!”

    但是周居中卻是疑惑的看著身上的戰甲道。

    “哈哈哈,所以這才是法器??!”

    李幸福哈哈大笑著向周居中扔出了一個小水團。

    一道透明的薄膜出現在了周居中的身前,那個小水團頓時撞到了薄膜,砰的一聲炸裂了開來。

    “這么神奇!”

    周居中頓時驚喜的叫道。

    “切!很驚喜么?”

    魏紫煙卻是不屑的一撇嘴。

    “嗯,是??!”

    周居中難掩喜色的在身上的戰甲上摸來摸去。

    “那你看好了!”

    魏紫煙拿出了昨天拿回來的那塊刻有趙婉頭像的玉牌,將玉牌放在面前的茶幾上。

    “紫煙,算了!”

    朱絕看見后一怔阻止道。

    “不嘛,師傅!”

    魏紫煙這次卻是不聽朱絕的阻止,抬手運起了靈力。

    然后同樣一個小水球扔向了玉牌。

    同樣的一個透明的薄膜出現擋下了小水球。

    “??!”

    周居中震驚當場。

    “看見了么?”

    魏紫煙淡淡的問道。

    “師傅!對不起,英姿錯了!”

    卻是一臉慌亂的周英姿跪倒在了朱絕面前。

    “對不起,好兄弟,你當初竟然是將這么寶貴的法器給了我,而我竟然將他輸給了別人?!?br />
    周居中也是一臉震驚的對朱絕歉聲說道。

    “起來,那并不是法器?!?br />
    朱絕皺了下眉頭,強硬的扶起了周英姿。

    “但是這可是師傅親手煉制的?!?br />
    魏紫煙撇撇嘴小聲的道。

    “師傅,英姿當初太不懂事了,竟然將師傅親手煉制的寶貝輸掉了?!?br />
    周英姿頓時慌亂的又想下跪。

    “紫煙別說了,這不過是練手之作,輸了也沒什么關系?!?br />
    朱絕只得再次扶住了周英姿。

    “咦!這塊玉牌竟然只是一塊普通的玉料!”

    葛老頭好奇的拿起了玉牌仔細觀察后驚訝的道。

    “什么!普通的玉牌能有這種效果!讓我用秘法看看!”

    胖老頭李幸福一臉不信的帶起了他的大墨鏡。

    “我的眼光不會錯的,這就是一塊普通的玉料?!?br />
    葛老頭卻是自信的說道。

    “不會吧!”

    胖老頭李幸福卻是一臉不可思議的驚呼出聲。

    “怎么了?”

    葛老頭納悶的問道。

    “好小子,這就是你的練手之作???你厲害!你今天帶給老夫我的驚喜足足比我這一輩子見過的還多了!”

    胖老頭李幸福沒有理葛老頭而是瞪著朱絕鄭重的說道。

    “前輩說笑了!”

    朱絕無奈的說道。

    “到底是什么情況?”

    葛老頭滿臉的問號。

    “你自己看吧?!?br />
    李幸福遞過了自己的秘法。

    “可成長型法器!這怎么可能!這只是一塊最普通玉料自作的玉牌??!怎么可能會有極品法器才有的可成長屬性!”

    葛老頭接過秘法一看后立刻驚呼出聲。

    “看來你煉制玉符的能力又提升了?!?br />
    華仙兒瞟了朱絕一眼不無嫉妒羨慕的道。

    “只是為了混口飯吃而已?!?br />
    朱絕苦笑著道。

    “這等煉器能力竟然還是混口飯吃???那我老朽我豈不是早就餓死了!”

    葛老頭不由的一翻老眼道。

    “小道友就這憑著化腐朽為神奇的能力,以后在這修真界必是前途無量?!?br />
    胖老頭李幸福認真的看著朱絕說道。

    “知道這是好寶貝了吧?還不收好?這可是我師傅送你的,你就一定要保管好了?!?br />
    這時候魏紫煙盯著周居中說道。

    “??!這個既然已經被你拿回去了,就不要再給我了吧,我感覺有點接受不起??!”

    周居中有些忐忑有些慚愧的道。

    “哈哈,此物現在還一般,以后如若能成長起來說不定是一個好寶貝,你們可要收好了?!?br />
    葛老頭哈哈一笑,將玉牌放回了茶幾上。

    “我師傅都已經是送給你了,你怎么能不要?”

    魏紫煙皺著眉頭不滿的道。

    “可是,我都已經輸掉了,怎么能這么厚臉皮的在拿回來!”

    周居中臉色羞紅的道。

    “師傅,是英姿不好,請師傅收回寶物?!?br />
    周英姿也是臉色羞慚的道。

    “這個也不算是什么寶物....”

    看著周英姿姐弟的模樣,朱絕也不好意思的道。

    “既然不算是寶物,不如此物送給我如何?”

    忽然一個溫婉動人的聲音傳來過來。

    兩道高挑修長的美麗身影走進了朱絕他們的包廂。

    “怎么是你們!”

    華仙兒皺起了眉頭。

    竟然趙婉和謝青黛走了進來。

    “未經允許就打擾了各位,真是抱歉?!?br />
    謝青黛輕柔的歉聲對著包廂中的所有人一禮。

    “咦!我才發現這玉牌上的頭像竟然是趙丫頭!難怪之前看著這么熟悉!”

    胖老頭李幸??粗M來的趙婉驚奇的出聲道。

    “我想那應該就是婉兒的頭像?!?br />
    趙婉美目一瞟朱絕才對著李幸福一禮輕聲道。

    “哈哈,看來你們之間還有一段復雜的故事??!”

    葛老頭大笑著道。

    “看來朱小子還是個命犯桃花的?!?br />
    胖老頭李幸福搖搖頭感嘆道。

    “你們好沒禮貌,竟然就這么進來了?”

    魏紫煙這時候卻是不客氣的道。

    “看來紫煙妹妹還是對我很不滿啊。在這里姐姐給你賠不是了?!?br />
    趙婉面帶微笑的對魏紫煙道。

    “哼哼,不用,我不會接受的?!?br />
    魏紫煙卻是一擺頭不接受。

    “朱師兄,以前都是婉兒錯了,請你原諒我好嗎?”

    趙婉卻是看向了朱絕,美目閃著異彩的道。

    “不,你沒有做錯什么,以前是我對這個世界了解的太少?!?br />
    朱絕摸了摸鼻子苦笑著道。

    “如果我沒看錯,這應該是你當初送我那塊吧?”

    趙婉拿起了茶幾上的玉牌輕輕摩挲著道。

    “是的!”

    朱絕猶豫了下,還是點了點頭。

    “那又如何?你當初沒要,現在還想再要么?”

    魏紫煙卻是伸手就想搶回玉牌。
刘伯温三肖中特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