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都市之天降仙緣 > 0277 孤注一擲
    “糟了!”

    胖老頭李幸福臉色難看的低聲道。

    “不好,這天鑒大師怎么也會感興趣的,我的財力怎么可能比的上他!”

    葛老頭也是變了臉色。

    場外之人見到天鑒大師一下子就出到了三枚高級靈幣的高價,也是一時間無人出聲。

    “還有更高的出價么?”

    灰衣老者似乎不滿意這樣的價格,這次沒有給天鑒大師面子而是環顧一圈問道。

    “5枚高級靈幣!”

    葛老頭一咬牙大聲叫道。

    “6枚高級靈幣!”

    天鑒大師不緊不慢的跟著報價。

    “8枚高級靈幣!”

    這次葛老頭沒有猶豫立刻斬釘截鐵的又加了兩枚靈幣,似乎是想從氣勢上壓迫住天鑒大師。

    “9枚高級靈幣!”

    可惜的是天鑒大師還是不緊不慢的又加了一個靈幣。

    此時的周山公整個人都呆住了,手在不停的發著抖。

    顯然沒有想到拍賣會上會是這樣的情況。

    本就以為是高價的秘訣更是拍出了普通散修一生也無法企及和想象的天價。

    最可笑的是自己當初竟然是妄想用1000靈幣就拍下如此貴重的秘訣。

    周山公現在才明白一直忙于俗事職務的自己是有多么渺小無知。

    “十,十枚高級靈幣!”

    葛老頭有些沉不住氣了,嘴唇顫抖的加了一個高級靈幣。

    “十一枚高級靈幣?!?br />
    天鑒大師回頭瞟了一眼葛老頭仍舊是不緊不慢的加了一個高級靈幣。

    “師傅,算了,不就是一本功法秘訣么。我跟著李師傅學習應該也不會差了多少的?!?br />
    周居中見葛老頭臉色鐵青,連忙勸道。

    “你不懂,想要快速的追趕上那些靈山天才,多一本好的功法就有著非常重大的意義?!?br />
    葛老頭搖頭。

    “十一枚高級靈幣,十一枚高級靈幣,還有更高的出價么?”

    此時臺上的灰衣老者似乎對現在的價格比較滿意了,開始四顧詢問,有了拍板的意思。

    “十五枚高級靈幣!”

    忽然一個淡淡的聲音在這時響起。

    更是一下加了四枚高級靈幣,頓時全場一片寂靜,都將目光看向了這人。

    “怎么是他!”

    朱絕也看了過去,卻是看到了一個熟人。

    “呀!是吳師兄!”

    華仙兒一臉驚喜的報出了此人的身份。

    “竟然是蜀山的吳師侄,既然是蜀山想要這本秘訣,老夫就讓于吳師侄吧?!?br />
    此時天鑒大師也認出了吳師兄的身份。

    “晚輩代表蜀山在此感謝天鑒大師?!?br />
    吳師兄起身搖搖向天鑒大師行了一個禮。

    “比起名門靈山,老夫終究是差的遠啊?!?br />
    此時的葛老頭苦笑著坐了下來,看來是放棄了這次的競拍。

    “師傅你放心,我以后一定爭氣打敗這些什么名門靈山弟子給你看?!?br />
    周居中一臉正色的說道。

    “好,好,好!”

    葛老頭頓時連說了三聲好!似乎是下定了什么決心。

    “十五枚高級靈幣!還有沒有更高的價格?”

    此時臺上的灰衣老者已經準備好了拍賣錘。

    “五枚高級靈幣外加木系功法《木蘭長春決》!”

    葛老頭猛地瞪圓了雙眼站起身來大喝道。

    全場鴉雀無聲的,所有人看向了葛老頭。

    “葛真人你確定要如此出價?”

    臺上的灰衣老者一愣然后猶疑的看著葛老頭問道。

    “不錯,這就是我的出價?!?br />
    葛老頭定定神,堅定的回答道。

    “《木蘭長春決》是集合了戰斗、輔助、生產、治療與一體的極品法決,其價值應該是高于這本《烈陽真訣》的,葛真人你確定要這么做?”

    灰衣老者再次確認的問道。

    “不錯,我確定這么做?!?br />
    葛真人深吸一口氣大聲說道。

    “那好,現在的最高價是《木蘭長春決》加5枚高級靈幣,還有更高的出價么?”

    灰衣老者環視全場大聲的問道。

    “葛前輩連自己的成名功法都舍得拿出來,看來是對《烈陽真訣》勢在必得了。晚輩卻是拿不出和前輩價值相當的寶物,此次競拍唯有放棄?!?br />
    吳師兄搖搖向葛老頭行了一禮放棄了競拍。

    “還有更高的出價么?”

    灰衣老者又一次的大聲問道。

    這一次就連天鑒大師都沒有再出聲。

    現場最具資本的二人都放棄了,自然也不會還有人繼續加價。

    啪!

    “那么成交!”

    灰衣老者落下了手中的成交槌。

    “呼,終于成了!”

    葛老頭滿頭大汗的坐了下來。

    “葛老頭你這下可損失大了,你竟然就這么孤注一擲的輕易交出了自己的修煉秘決!”

    胖老頭李幸福一臉可惜的瞪著葛老頭。

    “哈哈,不過是一片篇修煉功法,交出去也好,說不定能找到更好的主人,從此發揚光大?!?br />
    葛老頭似乎是放開了重負一般的哈哈一笑。

    “師傅,你這都是為了我,我以后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br />
    周居中也是滿臉感動的道。

    “葛真人,我親自給你將《烈陽真訣》送過來了?!?br />
    這時臺上的灰衣老者竟然親自捧著木盒走進了朱絕所在的包廂。

    “哼!金福你是怕我給你一本假的《木蘭長春決》吧!”

    葛老頭卻是不屑的看了他一眼。

    “哈哈,葛真人說笑了,誰不知道葛真人一言九鼎,我只是來走個過場罷了?!?br />
    灰衣老者金福也不介意的哈哈一笑。

    “看仔細了,出了門我可就不認了?!?br />
    葛老頭向灰衣老者金福丟過去了一塊玉玨。

    “請葛真人稍等?!?br />
    灰衣老者金福接過了玉玨仔細的驗看了起來。

    過來半響,灰衣老者金福才抬起頭來一臉笑意的將手中木盒遞給了葛老頭。

    “貨真價實,這是你拍下的《烈陽真訣》,請驗看?!?br />
    灰衣老者金福笑著對葛老頭說道。

    “不用了,靈山盟約的拍賣會我還是相信的?!?br />
    葛老頭卻是直接的將木盒收了起來。

    “那就好,只是還有那五枚高級靈幣?!?br />
    灰衣老者金福笑了笑又問道。

    “真是的,就不能有點優惠么?”

    葛老頭嘴里嘀咕著,但還是取出了五枚高級靈幣扔給了灰衣老者金福。

    “望諸位盡興而歸?!?br />
    灰衣老者金福收下了高級靈幣后,對包廂中所有人一抱拳就返回了拍賣臺。

    “今日目的已達,我等二人便先帶著居中這小子回去加緊修煉了?!?br />
    這時候胖老頭李幸福站了起來對朱絕等人說道。

    “前輩慢走?!?br />
    朱絕起身客氣的說道。

    “??!這就要走了么!”

    周居中一臉失望的站了起來。

    “你現在的時間是分秒必爭,既然秘訣已到手當然是立刻回去開始修煉?!?br />
    葛老頭正色的說道。

    “居中還不跟著二位師傅速去?!?br />
    周山公也催促道。

    “唉!那好吧!”

    周居中垂頭喪氣的跟在了李幸福、葛老頭身后向外走去。

    現在包廂中除了周山公以外就只剩下了朱絕和一眾美女。

    而所有美女的眼光都有意無意的落在了朱絕身上。

    包廂中彌漫了一股奇怪的旖旎氣氛。

    “朱先生,居中和英姿都已經踏入了大道,但是應該還沒有在有關部門登記,我就先去幫他們登記了?!?br />
    周山公做了片刻就有點尷尬的起身對著朱絕說道。

    畢竟這里現在都只是剩下了年輕人,周山公在這樣的氣氛中渾身不自在,自然要找借口離去。

    “那周前輩你也走好?!?br />
    朱絕忙道。

    “爺爺,我打算暫時留在師傅身邊,軍部那邊希望爺爺能幫我處理一下?!?br />
    這時候周英姿對著周山公說道。

    “好好,我這就去幫你辦了?!?br />
    周山公一臉欣慰轉身離去。

    “爺爺,你慢走?!?br />
    周英姿看著周山公的背影輕聲囑咐道。

    臺上的拍賣還在繼續,只是接下來拍賣的物品卻是引不起包廂中所有人的興趣。

    包廂中所有女人的眼光不時的瞟著朱絕。

    避無可避的朱絕,只能是全身難受坐在了座位上。

    而座位兩邊的華仙兒、魏紫煙和趙婉、謝青黛眼神交匯之間更是不停的閃爍著無形的電光火花。

    朱絕一邊頭疼萬分,一邊不禁的開始有點自戀了起來。

    難道現在自己真的變得這么受歡迎了么!

    “朱師兄,拍賣過后不知道是否有時間去婉兒那里品嘗一下婉兒親手煮的百花茶。婉兒的百花茶可是連顏姐姐都是極為喜歡的呢?!?br />
    趙婉看著朱絕莞爾一笑柔聲問道。

    聽到了顏玉清的名字,朱絕頓時猶如一頭冷水澆下渾身冰涼。

    “回去后我還有事要做,就不去了?!?br />
    朱絕的臉色開始變的木然。

    顏玉清隨時金丹的消息再次壓迫在了朱絕的心頭。

    一股無形的緊迫感讓朱絕有些喘不過氣來。

    “莫非朱師兄還在記怪當初婉兒當初收下這百花茶后,卻是忘了朱師兄的恩情么?”

    趙婉頓時一急,有些哀怨的看著朱絕問道。

    “那是我送你的,自然就是你的,我沒有記在心上?!?br />
    朱絕搖了搖頭。

    “那朱師兄為何不能給個機會讓婉兒奉上百花茶當面致歉?”

    趙婉繼續哀怨的問道。

    “今天時候不早了,該回去了,下次若是有空再去趙仙子那里吧?!?br />
    朱絕卻是一臉淡漠的站起身來向包廂外走去。

    華仙兒幾女對視一眼后,連忙站起來跟了上去。

    
刘伯温三肖中特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