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都市之天降仙緣 > 0306 黑煞迷障
    周圍一片更多的或好奇或熾烈或冷漠或疑問...的各種眼光灌注到了朱絕的身上。

    朱絕全身的汗水瞬間流淌的更急。

    只是短短瞬間,朱絕已經感覺到了背心發涼。

    朱絕根本不明白只是尋常的一句對話,怎么就演變成了這樣。

    朱絕開始認真的考慮有什么樣的法術可以幫助到現在的自己。

    隱身符?

    就這么的在眾目睽睽之下隱身?

    那豈不是掩耳盜鈴,自欺欺人?

    飛天符?

    那算是臨陣脫逃么?

    可是就這么臨陣脫逃的話,那無疑是加大了目前還沒有成立的罪名吧!

    遁地符?

    這算是挖個坑把自己埋了么?

    終究是不能解決眼前的麻煩??!

    是誰說修真者飛天遁地無所不能的?

    我現在飛天遁地都會了,可不也一樣沒有辦法么?

    要不要用最新研制的連環爆裂玉符?

    將這周圍的一切全都炸個干凈或許就可以解決了!

    朱絕的腦子里忽然冒出了極可怕的念頭。

    心臟噗通噗通的急速跳動了起來。

    轟!

    忽然真的一個巨大的爆炸聲在此時傳遍了全場。

    頓時將心神恍惚的朱絕嚇了一個激靈。

    不會吧!

    我只是想想而已,不是真的要這么做??!

    然后朱絕才反應了過來,不是自己的問題,而是角斗場中傳來的劇烈爆炸聲。

    虛驚一場!

    不過人也清醒了過來。

    周圍所有人的眼光也被這突如其來的巨響吸引了過去。

    朱絕順著大家的目光看去。

    才發現角斗場中情形已經巨變,陶浪的逍遙金行陣已經在剛才的巨大爆炸聲中被破了開去。

    而陶浪也在四面盾牌的掩護下不停的向后急退。

    而張紅梅的巨劍則是不停的旋轉著緊追在了陶浪的面前。

    朱絕周圍的精英天才們都將關注的目光轉向了角斗場中。

    一時間沒有人在好奇朱絕的回答。

    朱絕摸了一把額頭的冷汗,捏了把濕漉漉的掌心,大喘氣的深吸了一口氣。

    剛才真的是差點窒息了。

    不過真沒想到,在山門內柔柔弱弱的張紅梅此時在角斗場中卻是英姿勃發。

    巨劍揮舞之下更是殺氣騰騰,氣勢逼人,

    也不知道張紅梅具體是何時加入的京都小隊。

    如果是不久前才加入的還好說。

    要是很久之前就加入了的話,豈不是說明張紅梅在山門大比中藏拙了?

    至少張紅梅現在表現出的實力可是比山門大比時強大的太多了。

    難道修真界中特別流行隱藏自身的真實實力么?

    為何遇到的每個人,總是感覺留著一手的樣子?

    或許只有到了真正的戰場上才能讓這些修真者毫無保留的全力以赴吧!

    此時角斗場中被逼的不斷后退的陶浪突然的發起了反擊。

    原先一直守護著他的四面盾牌不在阻擋巨劍的進攻,而是避開了巨劍的鋒芒,從四周繞著向張紅梅攻了過去。

    不斷旋轉前進的盾牌竟然變成了犀利的攻擊法器。

    而陶浪本人則是手中的折扇一揮,頓時一片黑霧籠罩住了陶浪和他的四位隊員。

    這片黑霧也不知道是什么法術,似乎不但可以阻擋視野,更是可以干擾神識。

    陶浪和他的幾位隊員進入了其中之后,京都小隊似乎就完全的失去了目標。

    張紅梅追擊的巨劍一頭撞了進去,卻是猶如泥牛入海。

    根本就無法找到陶浪幾人的身影。

    反而自身陷入了四面盾牌的圍攻之中。

    只是張紅梅也并非是孤身一人。

    六張符?飛到了張紅梅的身前,互相之間有靈光緊緊連接,形成了一個光芒閃爍著的巨大六角星。

    四面飛盾狠狠的撞在了六角星上,撞出了絢麗的光彩。

    但是竟然沒能突破這看似薄弱的符?所組成的六角星。

    四面盾牌反彈而起再次撞了過去。

    六角星之間亮起了絢麗的光膜。

    飛盾撞在了上面,像是撞在了什么極為堅韌的物體上一樣。

    光膜僅僅是微微一縮,就在次將飛盾反彈了出去。

    而這時張紅梅的巨劍已經從黑霧中脫離飛了回來,附在齊上的四柄靈劍則是先一步的攻向了四面盾牌的背后。

    四面盾牌立刻一個回身和四柄靈劍狠狠交接了一記。

    這時就可以看出雙方的實力的明顯差距了。

    四面盾牌差次不齊的被擊飛向了四方。

    顯然控制這四面盾牌的修士實力是強弱不等的。

    這和秦紅姑的那實力修為行動完全一致的四胞胎美女比起來是高下立分。

    也難怪華仙兒會說四胞胎美女是最好的道侶和助手人選。

    “茅山的**神符陣果然名不虛傳,真是厲害!”

    京都小隊對面的黑霧中傳來了陶浪的贊嘆聲。

    這居然就是朱絕一直想要再看一次的**神符陣!

    京都小隊中竟然也有茅山的核心弟子!

    本想說話的朱絕悄悄的看了看左右,此時周圍的幾位美女的目光都是留意著角斗場中。

    朱絕的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氣。

    忽然朱絕發現華仙兒似乎有扭過頭來的趨勢。

    朱絕立刻緊緊的閉住了嘴,正襟危坐的看著前方目不斜視。

    心里卻是提了起來。

    好在華仙兒只是轉移了一下目光,并無繼續追問之前之事的想法。

    朱絕也不敢在亂動,認真的關注起角斗場中的戰斗。

    角斗場中,陶浪說話的同時,四面盾牌繞過了張紅梅的巨劍,避過了另外四柄飛劍的追擊,縮回了黑霧中。

    而張紅梅的巨劍和另外四柄靈劍卻是不敢再追入黑霧之中了。

    “不過我現在想看看你們怎么破我的黑煞迷障?!?br />
    張紅梅的巨劍和另外四柄靈劍懸浮在了黑霧的外面猶豫著,這時黑霧中卻又傳來了青城山陶浪挑釁的聲音。

    聽到了陶浪挑釁的聲音,京都小隊卻是沒什么反應。

    并且張紅梅的巨劍反而在空慢慢變小,最后又變成了正常大小,而后竟是飛回了張紅梅的手中。

    另外幾柄靈劍也都是掉了個頭飛回了其主人的手里。

    黑霧的外面只留下了一把青色的靈劍孤零零的漂浮在了那里。

    “怎么?你們就這么放棄了?”

    黑霧中傳來了陶浪詫異的聲音。

    就著這時,唯一留下的青色靈劍發生了新的變化。

    似乎是看見了重影一般,青色的靈劍在空中一陣輕微的抖動以后,竟是從劍身之上又慢慢的分離出來一把新的青色靈劍。

    “雙劍!原來是蜀山的師兄,想必你就是京都小隊的隊長了吧?!?br />
    黑霧中傳來了陶浪無比凝重的聲音。

    這也是陶浪上場以來第一次的從話聲中顯得不那么自信。

    “疾風雙龍破!”

    京都小隊中一位挺拔的身影站到了前方。

    一雙手掌臨空一劃,然后就見到,那漂浮在空中的一雙青色靈劍突然的沖天而起哦,周身圍繞著疾風,在高空中直接演化成了兩條青色的飛龍。

    兩條青色飛龍相互纏繞著化成了一股氣勢強大的青色龍卷風,從天而降的直沖陶浪的黑霧。

    轟!

    青色龍卷風沖進了黑霧中,瞬間將黑霧撕扯的四分五裂。

    緊接著又是一個盤旋,將周圍的黑霧全都撕扯了個干凈。

    被四面盾牌守護在中心的陶浪終于顯出了身形。

    只是卻是被青色龍卷風團團的圍繞包圍在了中心。

    青色龍卷風中升起了一只碩大的龍頭,一出現就兇狠的一口向陶浪咬去。

    “逍遙土行陣!”

    臉色凝重的陶浪一揮折扇,地下突然的升起了一圈的土墻,將陶浪五人團團的掩蓋了起來。

    遠遠看去吧,似乎陶浪所在的地方原本就是那么一塊巨大的石頭。

    砰!

    巨大的龍嘴狠狠的咬在了巨石上,碎石蹦飛!

    巨石上布滿了破裂的痕跡,不過卻是成功防御住了巨龍的撕咬。

    外圍的那青色龍卷風已經止歇了下來,而另一條龍頭也在這時撲了過來。

    砰!

    巨響過后龍頭狠狠的咬在了巨石之上,又是無數的碎石亂飛。

    顯然這樣下去,那巨石撐不了多久就會被兩條飛龍咬碎。

    兩條飛龍不斷的撕咬著巨石,明顯的看到巨石變得越來越小。

    但就在這時。

    轟!

    京都小隊的腳下忽然發出了劇烈的爆炸。

    沖天的氣浪向四周擴散,無數的飛沙走石飛向了四方。

    突然的爆炸將沒有提防的京都小隊成員炸飛向了四周。

    爆炸還沒來得及完全止歇,就見到爆炸的烈焰中心沖出了四面盾牌,猛地向被炸翻在空中的那位蜀山核心弟子,京都小隊的隊長擊去。

    京都小隊的隊長那位蜀山弟子似乎被突然的爆炸炸暈了過去,竟是在空中毫不反抗的被撞個正著。

    身軀瞬間被撞了個粉碎!

    “不好!是陷阱!”

    這時剛剛沖出了爆炸中心正欲施法的陶浪一見之下卻是驚呼出聲。

    果然那京都小隊的隊長破碎的身軀這時在空中化為了紙片。

    竟然是紙人替身術!

    “快沖!”

    陶浪一聲招呼立刻加速沖到了空中,沒有人追擊過來。

    松了口氣,陶浪回頭看去。

    卻是見到緊隨在他身后的四名隊員已經被一個巨大的六芒星陣困在了其中。

    六張紙符懸浮在六芒星的六角散發著耀眼的靈光。

    
刘伯温三肖中特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