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道門法則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拉鋸戰

第一百四十七章 拉鋸戰

    稽查艦隊進占落葉島之后,海寇聯盟的襲擊忽然就開始了。

    九月十六日,尹馴龍的旗號突然出現在鱗波島附近海域,前進至距島三十里時,這支由一百余艘海寇船組成的船隊才被巡視海面的無窮蓮座發現。

    周克禮和凌從云一邊駕馭無窮蓮座在高空騷擾,一邊飛報鱗波島上駐扎的分艦隊。

    鱗波島只是個小島,稽查艦隊只在這里放置了十余艘船,還沒有大船,自是不能出戰,于是附近所有船只緊急入港躲避,依托岸上的五百守軍和三十名修士嚴陣以待。

    尹馴龍的大船同樣進不得港,他派出大量小船圍攻港內的稽查艦隊船只,戰況十分激烈。

    第二天上午,離得最近的稽查艦隊六十余艘大小戰船趕到鱗波島,雙方大戰一場,各自損失七八艘船后,尹馴龍帶海寇船隊撤離。

    稽查艦隊咬在尹馴龍后方跟了五十里,直至申時末刻。為防中伏,趁天黑之前脫離接觸,返航鱗波島。

    九月二十四日,海寇聯盟二百余船綴上了由大雷山島出發的集裝箱船隊。因護航的稽查艦隊規模龐大,有多艘千料雙甲板戰船,海寇聯盟沒敢貿然進攻,雙方相距十余里,互相伴行了兩天。

    快要接近鱗波島時,雙方都得到了增援,海寇一方張錚率船加入,大小船只達到三百余艘,護航艦隊為一百六十余艘。

    尹馴龍和張錚判斷優勢在己方,于是下令進攻。

    這一場海戰規模非常大,戰況也非常激烈,海寇一方再次使用火攻船襲擊集裝箱船隊,燒毀四艘,取得不小戰果。

    但在戰船之間的對決上,數量占優的海寇船只卻碰上了硬骨頭,被護航艦隊中的千料雙甲板戰船和五百料戰船打得慘不忍睹,當場沉沒十余艘、受傷八艘,護航艦隊僅有四艘風快船沉沒、三艘巡海船受創退出戰斗。

    認識到雙方戰船之間戰力上的不對等,尹馴龍和張錚立刻下令撤退。護航艦隊將其驅逐出十里之后便放棄了追擊,回過頭來繼續掩護集裝箱船隊駛往落葉島。

    值得一提的是,到場的兩件飛行法器都起到了關鍵作用,在海戰中使用了雷爆法器,擊沉擊傷海寇船只各一艘。

    駱致清更于亂中創造了一種新戰法,他借助長繩墜落在一艘海寇船上,出其不意將船上的兩位黃冠修士一劍斬首,又順著長繩爬回清羽寶翅。在其后的交戰中,這艘海寇船也被擊毀,沉入海底。

    此戰之后,海寇在遇到有艦隊護航的船團時,便謹小慎微起來,輕易不敢攻擊。

    十月五日,雙方在松茂島外海再次發生激戰,起因是海寇夜襲松茂島。夜戰是最容易發生混亂的戰斗,因此,海寇在與稽查艦隊的作戰中取得了不錯的戰損比,雙方各自戰沉六艘,這對海寇而言幾乎等于勝利。

    之所以說是幾乎,原因在于他們撤晚了,被趕到的稽查艦隊增援船只咬住,于第二天下午再次展開戰斗,這一次,海寇船只損失了十多艘船,稽查艦隊僅僅受傷四艘。

    不過,海寇們也有收獲,十月十五日,海上突起風暴,風暴持續了一天一夜,令六艘集裝箱船迷失航向,與大隊脫離。第三天下午,他們在松茂島以東二百三十余里外的海域遇到海寇,被蜂擁而上的海寇船只圍住,兩艘被擊沉,四艘被俘獲,損失不小。

    總體而言,這兩個月的海戰呈現一種膠著狀態,海寇以襲擊運輸線和主動尋求夜戰為主,稽查艦隊則以鞏固各座已占島嶼為重,同時尋求在護航中盡量消耗海寇。

    簡而言之,雙方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各自宣稱取得了重大戰果。

    聯席會議中,趙然也在向大家講解這段時間發生的戰事,他道:“目前的戰況正在向著我們預想的方式轉變,稽查艦隊最不怕的就是消耗戰,這種戰斗打得越多,局面就越占優。”

    湯耀祖問:“何時能夠真正將封鎖線建立起來,將海寇們求助的西線斷絕?”

    趙然道:“船,大量的戰船!因此,隆慶四年的造艦計劃至關重要,在確保十艘兩千料三甲板戰列艦、五十艘千料雙甲板戰船為主力的同時,我們還需要兩百艘五百料戰船和同等數量的巡海船,乃至更多的風快船。我們的底線是,于明年年中徹底困死海寇并奪占靈鰲島,收復東海。所以我希望各位盡量發動所有的力量,順利完成第三期靖海平寇大債券的發行。”

    就在趙然密切關注著東海上一系列戰斗,并且全力以赴保障陳善道手中有船可打、有兵可調、有糧可吃、有法器符可用的時候,收到了一份請柬。

    請柬是從貴州思南府崇德館發來的,邀請趙然出席于致遠的雙修儀典。

    于致遠要成親了,對方是思南府散修門派蘿心洞的女修,同為羽士境,年歲比于致遠略小,四十八,據聞是蘿心洞主的女兒,早年一直夢想著成就金丹,可惜連黃冠境也沒沖上去。

    到了這個年歲,也就看明白了,決定找個雙修道侶好好過日子,也體驗一下成親、生子的滋味。

    收到請柬后,趙然長舒了一口氣,也為于致遠感到高興,希望這門親事能將他的注意力轉到正常的人生軌跡上,不要那么頹廢和鉆牛角尖吧。

    至于雙修儀典,趙然肯定沒有心情也沒有時間去的,去了反而會引起于致遠不快,何必呢?

    再說于長老發來請柬也不是讓自己去的,而是告訴自己,他把事情辦妥了而已。

    趙然人不會去,但禮物可不能少,就當自己和于致遠交情的一個了斷吧。

    一件中階法器、兩件低階法器,一張四階地焰金光符、十張低階符,黃金八十八兩、白銀八百八十八兩,大東珠一顆。

    這份賀禮,對于羽士境修士而言,相當貴重了。趙然飛符曲鳳和,讓他派弟子從大君山趕往思南府祝賀,那邊離得近,過去也方便省事。

    曲鳳和收到飛符后,想了想,將封唐叫了過來:“小師叔的事情不能怠慢,你去一趟吧。”

    
刘伯温三肖中特马